Fate/Stay Night saber(下)

「……,卡」脊骨中點起火,全身變得赤熱從大腦開始全身熔化的感覺,用咬舌來忍住了將粉紅色的肉咬得稀爛就算舌頭穿孔,只要能保住意識,根本不是問題……

「……什麼」腳步聲消失了男人愉悅的哄笑終於停下「什麼……士郎……?你、你想做什麼……!?不行,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不用看也感覺到了嗎,Saber拚死地撐起身體,向我叫道。

就這樣,最後的力量點燃了站起身來不聽使喚的身體,用超越界限的魔力注入以令其動作這跟在身上點火,為求生而奔向水源的行為相近那也無所謂了比起繼續看見這樣的Saber要好得多了。

啊,是呢有如燃燒殆盡的思考,讓我如此清楚的意識到原本,我就是,為了不想看見她受傷,而立誓握起劍的「為甚……我都叫你快逃了,為什麼……!」阻止眼前之敵,身後是倒下的Saber。已經是,從此處,一步也不能後退了「……投影,開始(TraceOn)」抑壓著點著了火高速回轉的腦髓,令意識收束需要想像的僅為一物投影分八節,複製出已失傳的名劍……左手中堅硬的感觸。

無需用肉眼確認第二度的劍制,沒經過一度的減速就成功了「我的、劍……不、不行,就算這樣也不行。士郎也應該明白的,即使如此也無法打敗他……!趁現在能動,趕快逃……」

「我不逃。我是來迎接Saber的,怎麼可能一個人回去」把劍端起雙手緊握著比竹刀沉重得多的鐵劍,盯著面前的敵人「愚蠢……住手吧士郎,對這個人……」甩開Saber的叫聲,踏前一步。

距離為三間(九米)全力疾走即可揮劍砍到他敵人沒有動吉爾伽美什雙眼稍稍張大,呵,發出了愉悅的笑聲「……還是殺了吧」不帶感情的聲音如此宣告「……!」倉促舉劍,防住當頭砍下的一擊「嗚……你這……!」身體向旁一閃,從奇襲中逃出「……!!!」然而根本來不及初擊是突風的話,接踵而來的連擊就是暴風了「哈……嗚、呃……!」光是彈開來劍已是竭盡全力不,只是我的話,大概連初擊都防不住吧幸運的是,複製劍的時候,會連其記憶一併再現經歷漫長征戰之劍,會宿有其本身的意志與經驗這把名劍,似乎對這種程度的劍舞已是駕輕就熟了我雖抓不住吉爾伽美什的劍路,而這把劍本身已經把握了因而,在我揮臂之前,劍尖已向他的一擊反應僅為不辜負這分先知而拚死舞劍,結果,勉強防住了吉爾伽美什的猛攻「哈……哈、嗚……!」然而也維持不久每揮一劍手指就麻痺一分,漸漸跟不上劍的預知「……雜種,不堪入目也得有個限度」就連這種姑息的抵抗也無法原諒嗎,他帶著怒氣盯我一眼,稍稍後退了「啊……哈、哈、哈……」

得救了繼續下去的話,撐不了數秒了吧深深吐出一口氣,總算調整好呼吸。

這時,「骯髒的贗作者,如此喜歡那把東西的話,便給你見識一下真品」他取出了一把劍「什……」那把劍,我見過的裝飾是不同,然而事物本質、創作理念、內在靈魂,實在跟這把劍太像了「莫非……這把劍的、原型」

「正是。然而,作為寶具的精度則有天壤之別。你所持的選定王的石中劍,原本應是北歐的賦予支配的樹中劍所流傳之物……這正是那原型,所謂選定王者的聖權的本源」賦予支配的樹中劍……北歐英雄齊格弗裡德的魔劍Gram……是這把劍的原型……?

「子不敵親乃是理所當然。隨著流傳不斷劣化的複製,怎可能與原型匹敵……!」光的奔流那是與葬送Berserker同等的一擊,比起我,這把劍已經先行理解了「……!」為了守護主人嗎,手中的劍以前所未有之力,自動向敵劍奔去寶具之名為「引導勝利的黃金劍」(Caliburn),然而,在號稱原罪(Merodach)之劍面前,不留形跡地粉碎了聽到什麼在地上滑動的聲音沙沙沙沙沙平坦的公園很適合滑行嗎,有如風中紙屑一般在路面滾動著,然後停下了「士郎……士郎、士郎……!!!!」多虧這把聲音,讓我意識到自己還活著「怎麼,Saber,原來離得那麼近啊」原來你在啊,我輕鬆地這麼想,安心了雖然自己好像被吹飛了,不過Saber在身旁的話,那就好那麼只要再站起來,就能馬上趕到Saber身邊……

「呃……咦」倒在地上看著自己的手臂一片鮮紅包裹在粘稠的赤色粘膜中,手臂本身卻沒有出血「別動……!好了,好了你別動了,士郎……!」

聽得到Saber的聲音負傷的似乎是胴體剛才的一擊中了吉爾伽美什的劍,整個人飛了出去應該沒錯那麼這傷……啊,原來如此這樣的話,Saber混亂到這程度,也能明白了能動的只有右手左手動不了說到底,左肩,沒附在胴體上「……哈」呼吸也不能從左肩,斜斜向下,乾淨利落地,吃了袈裟一砍的身體,就像無法吻合的積木一般分開了跟銀杏樹葉有點像從肩口,斜切到腰間這樣還沒死,就連我自己也感到了噁心。

然而,這份奇跡也應到終止的時候了現在還朦朧地保得住意識,但視野開始漸漸縮小了說到底,只要稍微一動,裡面的東西就像要掉出來一樣莫不是其實一早已死,只有那意識,就像幽靈一般殘存在世吧「哼,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了,斷開得那麼漂亮,沒想到命還真硬啊!原來如此,便只有不得好死才是雜種的長處嗎!」他在哄笑。

老實說,得多虧了他這笑聲越是刺耳,即將消失的意識,便越是牢牢地滲透了全身「然而到此為止了。獅子不配由你臣服,那女人,本王收下了」足音有如這回便要確實將Saber弄到手一般,他的腳步聲響起了1、站起來2、不站起來「哈……啊……!」右臂使力沾血的手臂滑動著抓住了地面,把即將切斷的身體挺起「……!」一瞬,看見了Saber的臉,那即將哭出來的臉我再次確認愛上她並沒有錯,挺起了胸膛「……等等,還沒有完呢。」只用單手把全身撐起雙腿動彈不能勉強驅動著身體的魔力亦已用盡剩下的只是微弱的心跳,以及嚓嚓作響的,受傷的內臟「哦,還戀戀不捨嗎。也是,那對你來說是不相襯的寶物。你的心情可以瞭解。被別的男人奪走實在是悔恨交加吧」終於爆發了怎能再、忍受那把嘴的語氣……「我說……奪走不奪走的、別把Saber、當作玩物一樣……」右臂用盡全力是塞進了鐵嗎,身體發出鈍重的摩擦音,但還是順應了我的意志「哈……啊、嗚……!」單膝著地「嗚……這身體、聽話啊……」每用力一次,傷口之中,就有什麼生存必須的東西悄然落下「……為什麼。已經是沒用了!為什麼還不明白……!」Saber的聲音,已經像是在痛罵了她在遠處,在無法觸及的地方,悔恨地望著我「哈……呃、嗚……!」無視之,再度用力Saber的聲音是阻礙比起這身體,比起嘲笑我的掙扎的吉爾伽美什,現在的Saber才是最大的敵人因為,用這樣的表情說出這種怨言的話,心會、碎的終於,終於能對單膝用力,剩下的只是站起來而已……「……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幫助。既然敗北,我就已經不是你的劍了……!就這樣、就這樣消失,不是作為Servant理所當然的結局嗎……!」Saber的呼喊。

可惡再這樣妨礙我,就連你我也要發火了……!

「不要……住手吧士郎,不能再繼續了……!真的、真的會死的。要是這樣害你死掉,我就……」—-這人,根本不顧別人感受,在那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煩死了,你給我住嘴……!這種時候依賴一下別人會死啊你……!」

「不對,士郎,不要混淆了優先順序。我變成怎樣都沒關係。比起我,你應該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有如懇求的語氣想到令她發出這種聲音的人是我,真的、快要心碎了即使如此……「……我拒絕。我沒有、比Saber更想要的東西」對她的要求,我無論如何也、不能點頭「什麼……」Saber呆然地望著我。

為什麼露出這種表情對,想起來了她這樣對我說過,連自己性命的重要性都不知道的大蠢材我想大概是對的吧就連自己也考慮不過來的人,向他人伸出援手實在是不知自量這種自我陶醉的行為,在對方看來只能是空中樓閣般的幸福最重要的永遠是自己只有這樣想的人,才能不懼迷途、得到幸福,才能將幸福賦予他人「……對。我的確是,連自己性命都不去考慮的大蠢材」我,弄錯了什麼才是最重要。

從那一天起,那個席位,就悄無聲息的空出來了。

不過,我現在倒很感激這心之扭曲現在,這一空席,已經由讓我發自心底想去救的人,牢牢地佔據了「可是Saber,就算我最珍惜的是自己的命,也不會變的。Saber一定比這些還要美。能取代你的東西,在我心中是不會存在的」這時,終於發現了我並不是同情她在夢中出現的少女對孤獨地征戰、孤獨地死去的她,不管多麼地惋惜悲歎,我還是看得入迷了那麼的、那麼的美執起長劍後一度不曾回首,那縱橫馳騁的一生,實在耀目得令人陶醉「……對,所以我」所以我,不得不去守護讓孤獨一生的你,在最後,不被這份黑暗所拘束。

對。當一切都結束,靜待死期時,讓你能夠傲然面對走過的一生,不帶懊悔地落入永眠……

迷惘消失了我應該做的事,已經是那麼的明確「……對不起。我太喜歡Saber了。所以不能、把你交給那種傢伙」小聲自語,然後為向她道了歉而後悔只是想付之於言語這一刻,正是純粹得不含一絲雜質的這一刻,想將這心情化為言語「……」聽見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想回頭,然而已經看不清Saber是怎樣的表情,便作罷了站起身來只要心臟還在跳動,就還能戰鬥魔力,即生命只要這心跳聲還在,多少次也能造出她的劍來「站得好……然後?還能有什麼伎倆?」

右手感到灼熱因死神已迫至身邊嗎,想起了十年前的場景。

很嚴重的錯覺就如這身體仍在那場大火之中,為了求生而伸出手去一般「消失吧。絕不會、把Saber交給你」舉起右手宣告「愚蠢。誰用得著你去允許。」敵人舉起了劍「趴下,士郎……!」背後傳來Saber的聲音我沒有理會,用殘存的全部魔力,再一度「投影」那把劍……被那道光阻止了雖不及Excalibur,卻也是讓觸到的一切化為灰燼的光之漩渦「……」一邊感覺身體的灼熱一邊想到的,不是自己的死,而是背後的Saber。「……」這樣會把她也捲入至少得守護她我說過了要守護Saber,對,我想要守護她。

她雖然剛強而鋒銳,但也像是隨時都會折斷一般所以我不得不努力為了讓就如一把永遠出鞘的劍的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此時,反應過來,右手中已經握著一把類似劍的東西「什……麼?」那是誰的聲音躊躇只有一瞬跟身為絕對的勝利者的黃金騎士後退一步同時,「士郎,把那個……!」Saber已經執起了我的手。

捲起的光已經平息了身邊是緊靠著我的Saber。面前只有雙目圓瞪,正在呆立流血的吉爾伽美什「……」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這是如同對Berserker一戰的翻版Saber使用我造出來的什麼,擊破了吉爾伽美什的Gram劍光把光壓回,讓至今毫髮無傷的他受了重傷嗎,「……」

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意帶著有如不把眼前一切殺光絕不罷休的殺氣,黃金的騎士,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呃?」連驚愕的餘暇也沒有不明白他為什麼離去只是,戰鬥結束了,那即將遠去的意識這麼告訴我……雙膝在下滑繃緊的弦切斷了,身體向地面倒下「啊,士郎……!」咄嗟之間,Saber把我支撐住了坐在地上,讓Saber支撐著我的背,茫然地低頭往自己的身體望去「嚇……」不禁發出這聲音傷口已經是無法可想的狀態了「啊……哈、哈、哈……」從左肩乾淨利落地切斷的重傷,本來應該是即死的「嗚……啊,這回就、實在是」居然還勉強活著靠的是那份自然治癒之力,但也有個限度了吧幾乎要一分為二的身體分離得那麼徹底又怎能癒合就連自己有否在呼吸也不明白,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

終點近了只是,Saber的情況算是萬幸了我的雖是致命傷,Saber看來卻只是疲勞而已,現在已經解除了武裝,傷口也完全癒合了那麼……之後就算我不在,遠阪也會有辦法的吧……又是,這聲音有如骨骼傾軋一般的聲音,從我的體內傳出低頭往傷口一看「……什麼」那是,無數的劍不,類似劍身的東西,多層地重合、交織,發出嚓嚓之聲,想要令分離的身體重合目眩就有如身體中所有的骨骼、肌肉,都為劍所造一般的錯覺……

「……呃?」沒有這回事剛才看見的只是幻影,身體正常得很作為證據,分離的肉開始接合,傷口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縮小比起治癒,不如說復元更接近這副光景已經超越了詭異,到了令人生惡了「什……」看來總算得救了然而,再怎麼說這也……

「……太好了,看來性命是無礙了呢,Master」耳邊響起Saber的聲音,就在十分近的身邊「呃……的確、太好了、可是……我的身體、究竟」發生了什麼,正想這麼問,又是一陣目眩。

這時,身體,被包裹在溫柔的雙腕之中「呃……Sa、ber……?」

「不,我是明白的。傷勢會治癒是理所當然的事」意識已經不支因為過度的魔力生成,磨耗殆盡的精神,勒令著立即進入睡眠。

到底是,用了多強的力度呢Saber更用力地伸長雙臂,緊緊地,抱擁著我的身軀「……終於明白了。原來士郎,就是我的鞘啊」用有如滲透全身一般的聲音,她這麼說道在那份安逸的感觸中,殘存的意識閉合了為得救而安心後,身體向著睡意的深淵沉去。

不過,在那之前,不禁稍微抱怨了一下……如果兩人的立場對換一下就無可挑剔了……

最後,再一度,回望那赤色的山丘鮮紅的記憶比以前更深入地潛入她的過去,同時也感到,這次應該是最後一回了那是已經見過多次的,某位騎士的記憶成為國君,扼殺自我而充當一國的意志,被信賴的騎士們疏遠的日子裡每當迎來一場戰鬥的勝利,就又身不由己地面臨更多的征戰隱藏女兒身的事實,引人猜疑、孤立無援的她最後得到的,是親人的謀反乘著王出國遠征之機,篡位奪國的年輕騎士他的名字是莫德雷德騎士王之姐摩根之子,而實際上,就是騎士王的兒子。

從結論來說,身為女性的亞爾托莉雅無法生子然而,莫德雷德的確繼承了亞爾托莉雅的血統亞爾托莉雅之姐摩根……在她對身為次女卻繼承了王位的亞爾托莉雅的怨念驅使下,使用了怎樣的手段已無人得知作為她的分身而被創造的莫德雷德,對父親隱瞞實情,作為騎士侍奉在王的身側,一直窺視著篡位的良機,終於得手了。

後世稱之為劍欄之役,亞瑟王傳說的終結遠征之中得知叛變的亞瑟王,帶著兵疲馬乏的部隊趕回國,向自己的領土侵入了把昔日臣服於己的騎士們一個一個地砍倒,讓鐵蹄踐踏在曾經全力守護的國土之上追隨至最後的騎士們也均已倒下,最終剩下的,只有自己,和身為王子的莫德雷德二人的單打獨鬥,以王的勝利拉下了帷幕。

然而,代價亦沉重被強力的詛咒纏身的莫德雷德,縱使死後仍揮起了劍,給王,留下了無法治癒的重傷這就是這場戰鬥的終結人稱騎士王的她,人生的最後一刻。

說不痛苦的話,一定是謊言回想起來,她的每一戰,都極盡艱難困苦之能事十二大戰無一不令她傷痕纍纍,這不過是與最終之戰相稱的,最大的傷痕而已回到不列顛,擊潰本國的軍隊,對曾為臣下的騎士們親手處刑,讓追隨到最後的騎士們血濺沙場最後,雖是形式上,仍不得不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

在那胸中來去之物,我無從得知只是,這麼祈求了,到最後仍保持王之身姿的,孤獨的騎士,至少希望,她死前所見的……是名為亞爾托莉雅的少女所渴望的,一個平凡的夢「嗯……」睜開眼瞼什麼時候回來了,我身處自己的房間,躺在棉被上「……啊,你醒了嗎,士郎」

「……Saber。我、怎麼了」

「嗯,一直睡到剛才。身體的傷已經差不多全治癒了,不需擔心」

「……是嗎。那就好」Saber又怎麼樣了。我只要傷勢能好,之後就沒有問題。然而Saber不同,就算傷能好,可Saber的魔力並不是無限的不,普通的戰鬥尚不構成問題,可剛才是使用了Excalibur……Saber。你,一直在照料我……?「照料也不過是拭汗而已。我並不是凜,沒法料理人的傷勢」

「……傻瓜,你不用幹這種事。現在比起我,Saber要辛苦得多吧」

「沒有的事,跟士郎相比我只是輕傷。可是士郎,請收回你剛才的話。即使已經癒合,士郎受的也是即死之傷。現在請以你的身體為重」Saber說著,向身邊的臉盆伸出手去,拿起裡面的濕毛巾,Saber擰乾之後,幫我擦拭滿是汗的身體「……」害羞得想找洞鑽「?士郎,傷口疼痛嗎?好像又發熱了……」

「沒、沒發熱……!呃不,先不管這個,別理我Saber你給我休息。現在可能沒事,可你剛用完Excalibur。現在必須休息的是你,再亂來可又要倒下了」

「啊……那是、的確」帶著難言之色,Saber擰著毛巾「可是,現在的我還沒有大礙,到Master傷勢痊癒為止,我在旁守護不是理所當然嗎」

「……」

這是什麼道理用這副表情說出這種話,實在教人無從反駁「……那好,等我安靜下來記得休息,Saber」

「當然。我現在也已是,不入睡就沒法維持的狀態了」Saber用一如既往的口氣,簡單地說出這事實。

之後,我忍著害羞默默接受了Saber的看護「……」

緩緩地,只有時間在流逝在這麼近的身邊,什麼都不干就看著Saber,這種事以前有過嗎Saber的態度一如往常,靜靜地讓月光灑在她的身上「……」

這樣一看,Saber的確是個女孩子皓白的十指,纖細的雙肩不像是縱橫戰場的勇者,簡直像跌倒了就站不起來一般楚楚可憐。

因而更無法保持冷靜了她就用這纖弱的身軀,一直戰鬥到了如今「士郎……?怎麼了,盯著我的手腕看……該不會,在跟凜的手臂相比吧?」

是發怒了還是鬧彆扭了,明明那麼纖細,Saber居然覺得自己的手臂不可愛因為肌肉結實?在我看來倒已是十分可愛了「不對。傷口也不疼了,在發呆而已。不是對Saber的手臂有什麼怨言」

「是嗎,那就好」Saber單手撫胸,鬆了一口氣之後大概是想起了什麼,Saber閉上眼,稍微點頭,「傷口看來已無大礙了。那時我雖然真的很惱火,可只要無事也就作罷……遲來的道謝,收下吧士郎。還有,你還活著,真的太好了」欣慰的,在我眼中顯得那麼虛幻的,她的笑容。

想起夢中出現的她的記憶不知喜悅為何物,不曾真心嘗過愉悅滋味的她,卻為了這種事而笑嗎。

不,除了這種無關緊要的,他人的安否之外,她就不能露出這種笑容嗎不知何時的低語只要你笑我就開心,她說用那副滿足的表情,她這麼說過「……」氣從胸口往上湧,就像真的發狂了一般「啊,士郎……!?」用盡全力,抱住了Saber「士、士郎……!你你你突然之間幹什麼……!」Saber在我腕中掙扎,想要把我推開無視之,雙臂加大力度,把Saber緊緊抱在懷裡「……!士郎,請住手……!雖不知你的本意,可胡鬧也得適可而止……!」掙扎著抗拒的雙手可是,事到如今,這種聲音,誰還聽得見「士郎,再不住手……!」Saber伸出手來,想掌括我的臉這時,「……夠了,已經夠了。你該是時候、學會笑了」帶著滿腔的真心,從口中擠出了這句話「呃……士、郎……?」不知道她為什麼變得躊躇,我只是,把抑壓已久的東西傾瀉出來而已「……怎麼能,為什麼……」

我知道她執著於聖盃可是我無法認同我想讓Saber得知作為人的歡樂,做不到的話,那就實在太空虛了因為,她為了眾人一直戰鬥至此你讓多少人獲得了幸福,你就該得到相應的幸福「你在、哭嗎,可是……」

「……」這時,才發現眼角已濕潤了不是因為悲傷,只是懊悔只能為他人而笑的Saber實在太讓人懊悔,叫人惱火,以至現在的我心智失常了……

「……Saber,不是已經夠了嗎。你已經很努力了,一個人戰鬥到最後了。那麼……你怎麼能得不到幸福。你已經出色的完成了誓言。現在的你,回到亞爾托莉雅也沒關係了」

「什……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原來還是這件事嗎」

「對,我會一直說……!誰叫我喜歡上了你……!直到你改變想法為止,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大聲叫著,把掙扎的Saber抱得緊緊的「什麼……」

Saber抗拒的力度變小了她在我雙臂中縮起身子,像逃避一般移開了視線「……士郎,請不要令我困擾……即使是Master,被強要這種事,也是不快」

「Saber不喜歡的話我會放手……我已經說了我喜歡你,Saber覺得我不行的話,我就放手」

「……」Saber沒能回答,只是俯下頭,逃避我的視線「……士郎太卑鄙了。知道了我的過去,多少次潛入了我的記憶。我的答案你應一早已知。為什麼……還要這樣跟我糾纏……我犯下了多大的罪,你應該是看得見的」對,看見了以王之名,犧牲了多少的人民,也屠戮了多少的敵人我並沒有無視,也不打算忘記然而,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讓名為亞爾托莉雅的少女,得到幸福「……那又怎樣了。我不知道這心情叫什麼,我只是,不能放著現在的Saber不管。Saber應該學會笑的。我也是,想一直留在Saber身邊」孩子氣的單方面的告白。Saber低下頭咬著嘴唇,稍頃,「……我的回答沒有改變。王的誓言絕不可破。就算如何不相應,我也作為王擔負了一國之命運。既然職責未能完成,像這種……這種自由,沒有資格享有。」帶著即將哭出的表情,她正面凝視著我楚夢雲雨「……」視線交織拒絕的言語,無法抗拒的身體待我反應過來,我已經緊抱著顫抖的Saber,塞住了她的嘴唇「唔……、……」Saber的呼吸,隔著雙唇傳遞過來。

一開始是困惑被奪唇的Saber,把手放在我胸前,作勢要推開,「……唔……、啊……」手中無法用力,在我懷中僵直了「……,Sa、ber……」重合的雙唇,只是輕輕地觸碰著既沒有去品味她柔軟的唇,也沒有用力地壓迫互相確認對方感觸的,笨拙的吻那是不帶有興奮、性慾之類的,純粹的接觸懷中弱小的身軀只覺得在雙臂之間顫抖的這女孩,是那麼的惹人憐愛。

持續了多久呢不只是嘴唇用全身,去感覺臂彎中Saber的身軀不由分說地,想起了那一夜然而,這份心情已經不同想把在懷中低著頭的她抱得更緊,想進一步傳達我的心情不是單純的慾望發洩,想要讓Saber覺得,她是應該在這裡的「……士郎,剛才的,吻……」是不對的,想這麼說嗎Saber帶著想哭的臉,抬頭望向我「不是錯誤。說多少次也可以。我喜歡Saber,沒法忍受就這樣分開。不喜歡的話就告訴我。對我斷言,跟我不過是Master與Servant的關係」

「……真卑鄙。你要我,親口這麼說嗎」

「對。只要Saber不明確表態,我就忍不住了。你不拒絕我的話……我現在就想和你做。」

「……」我說了滿面通紅地,正面對著Saber說了相信這是我現在能表示的,最大限度的誠意「……」

長長的沉默Saber呆呆地抬頭,看了看臉紅的我,又低下頭去「……士郎,你說的,是跟那天晚上一樣,跟我交合嗎。」擺在胸前的手,稍微增強了力度既像試探,又像祈求的微弱的力度,Saber的手指纏在我的襯衫上「……那不同。那時為了保命頭腦一片空白,什麼都顧不上……我不想像上次那樣。這次想就我們兩人,更加仔細地,觸摸你的每一寸肌膚。」

「……是嗎。士郎的心情,我明白了」

「啊……」Saber的手用力了咚的一聲,她簡單地推開了我,離開了我的雙臂「……Saber」

「……我也有一個提議。直到我說可以為止,請轉過身去,士郎」

「……」

Saber的聲音弱得幾不可聞我不發一言地點頭,轉過身去。

背後傳來悉唆之聲就像紙筆摩擦,也像溪水流轉當醒悟到那是更衣的聲音時,「……好了,請轉過身來,士郎」張開雙眼,轉身面向Saber「……」在黑暗中浮現的白色裸體,當這一景象映入眼簾,一切變成空白了無論困惑、還是欲求眼前之物實在太美,把我的思考一瞬塗成了白色「Sa、ber」

「……」背向著我,舉手隱藏胸前的Saber,移開了視線。

為袒露肌膚而覺得羞恥嗎那份泛紅的朱色,也美得奪人心魄「……我無法回應你的心意。然而,我贊成士郎的提案」

「贊成?……那是」

「……因為使用了寶具。無論如何,不從士郎處補充精氣我就無法戰鬥」

「……請脫衣吧,士郎。接下來身體要交合,不袒露肌膚就無法確認感觸……而且,這樣不公平。我也想,看到你的裸體」咚,心臟在膨脹光是這一句,胸口就幾乎破裂了「啊……哦」

「我也想看到你的裸體……」這麼說是犯規啊聽到這種話,沒有人還能保持理性「……士郎?不是要和我相擁嗎?」雙頰紅染,Saber低頭說道那聲音中帶著不安、羞恥,還有隱隱欲現的期待……

「……」帶著麻痺的全身,伸手向自己的衣服回復已是不可能被Saber的肌膚與言語轟得分崩離析的頭腦,只知道順從地,將礙事的衣服連同理性一起拋棄了。

噗的一聲,坐在被子上的Saber我變成裸體後,Saber不再低著頭。

那個,對我的裸體有興趣嗎?

Saber一邊紅著臉,有意無意的觀察著我「……」但,說起臉紅,我不知比她紅幾倍。

從剛剛就這樣覺得了,沒穿衣服的Saber實在太可愛了雖然以身為劍士鍛煉,但卻看不到過於結實肌肉嫚妙的手腳還沒成長完全令人憐愛的少女身體,以及結合勇敢正經,這樣幾種不同的氣氛的感覺「……Saber。把頭發放下來。」

「咦……?是、是的。只有在戰鬥的時候才需要綁著頭髮。現在應該沒有這個必要了。」

「……」這就是令我看呆的原因放下頭髮的Saber,一點劍士的身影也沒有在這有的就是蛻去一切的Saber。「士、士郎……那個,要開始了嗎?……這樣的話,那樣站著我很不知所措」

「……呃」說、說出那種我也很不知所措說實話,身體一點也不聽使喚Saber太過美麗的關係,要怎麼開始才能使她快樂呢?

一點方法也沒有。

說起來女孩子這樣面對著我還是第一次,明明是自己開口的,腦袋猶如呆滯的一片空白頭,要怎樣作才好呢……「啊……呃。等、等一下。太過緊張、心理還沒有準備好……不對,準備好了,但是看到Saber這樣,又開始緊張起來了」一邊紅著臉,說著非常沒出息的話「……?看這樣的我嗎?」Saber像是趕到不可思議似的、無法理解,用著殘酷的眼神看著我……!

「為什麼呢?……那個、這是士郎開口提出的事,你竟然如此膽怯起來」

「呃……不是、因為。Saber太漂亮的關係。突然像是被雷擊似的、呆住了」立場逆轉了Saber的身體以及眼神都害羞了起來「……?那是為什麼。我的身體、士郎以前不就看過了嗎」

「沒,沒看過,看過的話還能跟Saber這樣講話嗎……!我的忍耐力沒那麼強,如果認真看過的話,從森林回來時一定很快就對Saber……!」

「咦……士郎?」喂喂?越來越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的Saber。遭了。緊張的腦袋空空的、像是玻璃裂開一樣「啊……嗚嗚、所以說,那時太暗了,腦子完全充滿激情狀態下,只是沒有很認真的看過而已……!而且那個時候,Saber也不是完全裸著身體、」

「……是這樣的呀。我的身體,對士郎來說也不算什麼呢」

「才、才不是這樣……!那時一定也是會看呆的呀……!但是Saber似乎很痛苦,對像又不只我一個、我也是費了好大的精神忍耐著,在那之後也是趕緊回復平靜,不然不知會對Saber做出什麼事、啊呃,不是,呃……嗯、所以說……」嗚嗚、越描越黑的感覺總之,不趕快將這個話題結束,回復冷靜的話,會越來越無法正視Saber……!

「……嗯。所以說、什麼呢士郎?」另一方此時、Saber越來越開始靜下心、嗚嗚嗚到剛才為止的害羞是什麼呢……!

「請說明白一點士郎。不快點的話、天就要亮了」

「嗚……」Saber微笑的看著我呃……好像比賽輸掉似的感覺、都已經這樣了在辯解下去反而更沒出息「……所以說、那個。脫下衣服」不提起勇氣的話、那就、「……Saber太過美麗了、不知該怎樣作才好」捨去自尊、老實著說出來了因為、已經完全沒有所謂的基礎知識要怎樣樣讓Saber快樂也不知道、看著Saber的裸體就呆了、我像個呆子似的一直站著「……呵呵。那樣、才像是你」微笑、是這樣的吧Saber像稻草人似的看著我、「我知道了。那就、由我開始了唷」像是平常回應我的信賴時、一如往常的微笑「咦……?」Saber跪在被子上、靠向站著的我這邊來「……原來。士郎也是會這樣緊張的呀」正下方……在我腰邊傳著Saber的聲音Saber認著的看著我那縮著東西、「……真可愛。不快點、讓它變大的話」

「等、Saber……!?」

「……不要動。士郎就這樣站著」

「笨……」笨蛋、的話就這樣停留在口出縮回去了「嗚……!」Saber手指的感觸縮著的男根、Saber溫柔、憐愛的觸摸著包覆者「嗯……只是觸摸、就變成這麼硬了」腰部可以感覺到血流過的樣子那樣緊張的分身、Saber的撫摸下就半勃起來了「……啊……Saber、等」阻止的聲音、喊不出來真是丟臉臉像是要噴火似的紅、卻不想讓Saber就此停下就這樣繼續這樣期待著……「……不行、的。我可以了、Saber」即使這樣、以最後殘留的理性將手放在Saber的肩上試圖停止她、「……我希望你交給我吧士郎。我也是知道、讓你快樂的方法」隨著微熱的吐息、將肉棒停留在嘴唇上「嗯……士郎、不要亂動……」

「呃……!」感覺太過強烈而將腰往前——理性、真的完全消失了將龜頭包覆的柔軟的肉感觸感在濕潤、溫暖的Saber口中、自分的東西被含著……「呼……呃、Saber、這樣……!」那個、口交這種是我多少也知道、但、沒想到、這種事是由Saber來、「啊……呼……士郎、沒問題的、再、往前一點」

「呃……!?」龜頭的前端、不知接觸了什麼濕潤的、帶著水氣、如沙子般的觸感將充血的龜頭包覆著「嗚……!」背後像是電流走過般發覺是Saber舌頭的瞬間、衝出來的電流就這樣直達腦髓。「等、等一下……!不是的、Saber、這種事、」不用作也沒關係、卻說不出口第一次感覺到用力咬著牙、不、死命咬者牙抵抗的誘惑、是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嗯……嗯嗚、嗯……太好了……士郎、變得有精神了呢」男根已經完全站立起來Saber的手指包覆的肉完全膨脹、像蚯蚓般的血管浮現出來「嗯……嗚、呼……嗯嗯、啾、嗯……」

「嗚……」意識意識像是要消失一樣、咬著牙齒拚命的忍耐將龜頭包覆的嘴唇慢慢的一前一後動著、口中的一端、尖尖舌尖像是要從裡頭挖出什麼似的掏著「啾、啊……士郎的、出來了……咕、嗯呼……請……不要、忍耐、……」溫柔的侍奉、只有想讓我快樂的意思Saber一點一滴的將我的東西吞覆下去不只是嘴唇、用左手手指、將沸騰的肉棒包覆著「嗯呼……、咕、嗚……呼、啾……嗯、嗯……」白色的手指支撐著憤怒的東西、隨著口中的動作皮膚磨擦的感覺誘導從根部到前端的慾望、隨著纖細的巧手、快要撐不住了「哈、嗯呼、嗯……!哈、又、變大了、呢……啊、好厲……嗯……!」咻、的一瞬間、喉嚨深深的吞下、壓迫著前端「哈……嗯、嗚、……漸漸……變得、強、嗯、呼……」

「嗚……、呃……!」Saber的口中傳來的、她自己的唾液、以及我的體液她隨著喉中吞下的動作、將我溢出來的體液全都飲盡……

「哈……好多、好濕濡呢士郎……呼、啾……可以的、再多感覺點、嗯、咕……!」舌尖麻痺了合上嘴唇Saber小心的用舌頭舔著龜頭、濕潤的、向忍耐的尿道探尋而去「嗚……等、等、Sa、」

「呀、嗯……啾、嗯……要再慢一點、輕一點比較好嗎……?」腦袋猶如溶化般Saber口中的感觸、將我的東西愛護似的舔著「哈、啾……嗯啊、嗚……我知道了……士郎的弱點是、這裡、是嗎……?」Saber熱心著、溫優著愛撫著我那個樣子像是瘋狂似的明明是這樣溫柔的包覆著、卻又感覺像激烈的責備著「……呼、咕……咕啾、嗯嗼……、啊、呼……啾……」

「Saber……」一下吐出來、又用力的吸回去熱干的肉棒、現在又被Saber的唾液沾濕了啾、咻、的從口裡溢出的水氣變成潤滑油、滑動棒子的手越來越用力「嗚……」彈跳著、已經膨脹到不型的肉塊又再度膨脹將那個、「嗯……、嗚哈……又在、口中變大了、呢……」像是在作夢般的、Saber以一小段淫亂的口吻說著「……嗯嗼……咻咕啾、咻……嗯、呼……啊、咕、嗯、呼……啾、啾咻、嗼、咻……」

Saber的侍奉、那個將我包覆嘴唇又更熱了起來口裡的全部、嘴唇的吸允握著柱體的手指、不知何時只剩下被強力的握住壓迫著一上、一下、的根部溢出來的液體「啊、呼……咻咕、呼……嗯咕……嗯」沿著下巴低落的透明液體「咕呼……哈、啊……啾、嗯……」吞著、Saber的喉嚨將液體飲下淫亂的水聲、被吸起的前端僅僅是龜頭被含著、就好像我自己本身完全被含著、包覆著的一樣溫暖越來越被這樣個感覺吸引、「……嗯、不行、的……要好好的、到最後……啾、嗯、不讓士郎到最後、的話……」握著棒子的手指用更加用力、我的東西被這樣固定著Saber強力的吸允著龜頭、不讓我離開「嗚……!咕……啊……、哈……」意識一片空白想就這樣溶化鼓膜只能聽得到Saber的吐息和水聲「呼……啾、啾嚕、嗼、啾……嗚……」仔細的、仔細的侍奉著溫暖的口內、現在像是火一般的炎熱「嗯、啾……呼……咕啾、嗯……、啊、呼啊、啊、士、郎……」

那、並非只有我的熱Saber自己本身、對這樣的動作開始有感覺了為了使我快樂、她的舌頭、漸漸的像是慾求不滿的將我的東西需索著「……、……」

不知怎麼著看到這個樣子、越來越想將Saber緊緊的抱著另一面、又想就這樣、對著那張臉將一切給宣洩出來、將她推倒「嗯嗼……啾咕啾、……嗯、呼……!」以不停止的節奏前後動作的嘴唇宛如固執般的、Saber的舌頭將變得光滑的龜頭、仔細的愛撫著握住根部手指越來越急躁、越來越強烈、像是要將我緊緊抱住一般「哈……」

膝蓋的力量、漸漸消失了。好像快要倒下一樣就快站不住了。有什麼靠近的東西。手、在不抓住什麼、手在不抓什麼的話、就要……

「……不行了。Saber、我已經……」在這樣下去的話、真的就要在Saber的嘴裡爆發出來了已經是極限了、陣陣搖晃的膝蓋將腰挺進但是「哈、嗯啊、……嗯、呼……!……嗯……這裡也、已經很痛苦的樣子呢、士郎」Saber的右手、伸向滿滿的要爆發的生殖器根部「……嗚!?」跟之前完全不同、不僅是包覆的而像是黏住似的快感、腰部彈跳了起來「做、什……」Saber用手窩著袋裡、充滿精液的那個、扶在手心上「啊……咕、Saber、那裡、是」忍耐不下去了將那裡、手掌那樣的握著的話、不用說、拚命忍耐的東西就要決堤了……!

「嗯……這裡也是你的弱點嗎、士郎……?哈、嗯呼……嗼、咕……呵呵。明明變成這樣又大又硬了……這裡卻還是那這樣的柔軟、柔弱呢」

「……」無發法出聲音不小心放鬆力量的話、在那瞬間、就會在Saber的嘴裡爆發出來了「嗚……、嗚……」即使是逞強也不能這樣做雖說不能這樣做、Saber她「……嗯……那麼、這裡就重點式的。進攻弱點的地方、是理所當然的吧」緊握著、強力手指向陰囊覆蓋上來……!

「哈……!」手指在跳舞如同在找獵物般的蜘蛛一樣來回走動「啊、Saber、不……」背一陣緊繃肉棒根部的感覺、像是有什麼要往上方的出口噴出一般「哈……啊……很辛苦嗎、士郎……?」不是辛苦這樣……!

再被這樣下去遲早會倒下的就連吸一口氣、呼的、吐一口氣都快無法忍耐……!

「嗯……呼、啾、啊、嗚……、嗯……是的。放鬆吧、可以的、咻……呼、嗯……士郎……把你的、給我吧」Saber的口含著更緊她比之前將龜頭吞的更裡邊、吸允著像發狂似的在找尋逃難地方的白濁物、被我的尿道吸上來「嗚、呃……!」彈跳起來一再的忍耐、與其說是液狀不如說是果凍般的黏稠物、滾滾地向Saber的小嘴裡流出「啊……、呃……」不知不覺的、手已壓著Saber的頭身體像要被牽引過去似的感覺、是在找尋立足點而將手伸過去的呢還是、僅僅……想將Saber、更加接受我的東西「呼、啊……咻、嗯、哈、嗯……」

Saber並不反抗將仍然持續射精的肉棒吞覆著、一口、一口的喉嚨接著吞著「嗯……咕。哈、啊……噗、哈」無法飲盡而滴落下來的白色精液很像苦一樣、雖然如此Saber還是努力將我的東西飲盡、將沸騰的熱慢慢冷卻「呼……、嗯……」Saber的嘴唇一離開牽引著細絲的白濁卻也不停下來、她仍持續溫柔的、握著將失去力氣男根「嗚……」麻痺似的快感、向尿道而去Saber將殘留精液、用手指讓它射精噴出吐出的殘留物、噴灑在Saber的胸口上「啊……哈啊、嗯……這個是、士郎的味道……」微熱的聲音Saber將弄髒胸口的白濁物用手掌拭去、就這樣往嘴裡送「……嗯……真好吃……」吞下似的、嚥下著從我吐出的東西我的慾望的分身、Saber像是陶醉般的、吞飲著「……」呼、的一口氣腰像是沒力般的Saber坐了下來口交的疲累、那雙眼神、像是放心一樣失去了焦點「……嗯……、啊……」那麼、那個也是無意識的行為吧Saber的手掌、慢慢的觸碰到她的秘所「嗯……啊……呼啊、嗯、咕……」被熱意所侵犯的呼吸。

沒錯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熱、Saber並沒有發覺到「……」射精一次後、已經冷靜下來了剛剛失去的理性現在已回復。

眼前有的少女、真是令人憐愛如此熱心讓我快樂的Saber、我也想要給她同樣的快樂「……Saber。有點累了吧、休息一下吧。這次輪到我了、躺在被子上」

「咦……?」恍惚的看著我的Saber。「總之。照我的方式做就是了」

「啊……是的。士郎、如此說的話」自己想做什麼也不知道、就這樣讓Saber躺著。

橫躺的白色裸體光看到那個就心跳了一下、無視充血的生殖器、很自然的將臉朝向Saber的兩腿之間「啊、做什……!?」Saber手碰著我的頭部不管抵抗的將她的腿打開、埋沒在毫無防備的秘裂「做……做什麼、你要做什麼、……士郎……!」臉頰變得很紅、Saber阻止著我的侵入「做什麼、回敬你呀。不是說現在輪到我了嗎」在非常靠近Saber的地方我的呼吸會使陰毛搖晃的距離、往上看著她說著「哈、嗯……!不、不需要什麼回敬啦……!可、可以了啦、請從那裡離開、士郎……!」

「才不管咧。我剛剛也這麼說你也不聽不是嗎。所以互相囉。而且我也、想看Saber的這裡」

「嗚……!」害羞、Saber的臉越來越紅了。

Saber的秘穴完全看到了澹粉紅色的肉分開、腳打開就可窺是到的摺痕漸漸充血、就要彈出來的小肉芽「不、不行的……!我、我並不想被士郎、這麼近、看著……」扭動身子的Saber。但、Saber無法逃脫是右腳被我抓住的關係、還是Saber自己也有點期待呢她的身體就這樣攤在被子上、任由看著密穴的我擺佈著「……」

漸漸顯現出來的Saber的秘穴說真的、光看到那個我的東西又再度挺了起來這樣憐愛的Saber有另一番情趣、身為女人的部分這樣的兩極刺激著我的頭腦、自己開始妄想了起來、呼吸漸漸困難「嗯……這就是Saber的、那裡啊……」無法忍耐的、無意識的將舌頭朝向Saber肉片上「呀……不行、士郎、不行的……!那、把舌頭放在那種地方、你會被弄髒的……!」聽不到一邊阻止Saber的手、一邊接觸著她柔軟的肉片「哪會被弄髒.……Saber不也是這樣對我。要是、我不也這樣用回來的話」

「嗚……咕、嗯……!哈、不行、那樣、怎麼、……!」舌頭舔著溫暖的分割小小的、還不知身為女性的快樂的那裡、「哈……嗯、嗯啊、哈、不要看、請不要看、不行、要溢出來了……!」僅僅是輕輕的舔著、滴落、從密穴裡滴落下花蜜來了將那個、舔著滴落下來的花蜜、發出飲用的聲音「士、士郎……!做、做什、做什麼……!把那東西放進嘴裡你是認真的嗎……!」

「嗯……並不會、難吃……要比喻的話、似乎有點像汗一樣。有Saber的、味道」

「嗚……!笨笨笨笨笨蛋才會有此念頭嗎……!竟、竟然對我、對我做此屈辱的事」

「嗯。有什麼辦法。Saber的這裡、稍微打開一點就如此濕潤了……要說的話、並非是我而是Saber的責任。你看吧」

「嗚……咕、嗯……!」舌尖壓著陰唇、嘗著微熱的肉壺的味道。

Saber的裡面、更加的濕潤了溢出來的越來越多、粉紅色的肉壺開始充血、分泌不完的愛液「……看吧。好厲害、比那時候還厲害。和遠阪一起的那時、也沒有這樣過」

「啊……因為、那是」

「……是啊。我一邊舔著的關係、Saber也越來越有感覺了吧」

「不、不是的……!這、這只是、身體、變熱……士郎、又對我惡作劇的、關係……」明明自己對別人做就沒關係、被別人這樣做就無法忍耐了嗎Saber因為害羞臉變得很紅、開始甩著頭髮「嗚……可、可以了啦、請、快點離開……在這樣下去的話、即使是士郎也……啊、嗯……!」太過害羞而想要逃離的Saber將縮起腰來那個、想在多看那被染成紅色的身體、強迫的將舌頭伸向秘穴去「嗚、嗯……!……呀、啊……啊啊……!」舔上來跟個軟柔的分割、愛撫著僅Saber的秘穴「嗚……咕、嗯……、呼……!」

頭腦暈眩了起來在舌頭上的、不僅是Saber的肌膚感覺而是會讓人失去理性的嗅覺。

撲鼻而來的花蜜香味。與從秘穴溢出來愛液、還有Saber自己本身的味道都快讓我醉倒一樣「……嗯、呼……」認真的舔著像Saber對我一樣、我也對Saber的秘穴這樣慎重的、小心的將舌頭接觸著「……哈、啊、嗚……嗯……啊……呀、哈」聲音、像是溷合著疑惑與恐懼Saber還有存有一點的理性以半陶醉的眼、看著我的愛撫、「……那樣、不乾淨的地方、……士郎、舔著我的性器」比起恐懼、喜悅的聲音更加明顯「……」Saber的這裡一點也不會不乾淨。少女般的薄肉用手指撐開的小穴、存在著無數整齊的摺痕長相奇特卻美麗的形狀、這樣的矛盾「嗯……Saber的這裡、一點也不、髒的」

「咦……啊、呼啊、啊、嗯……!」舌頭舔弄著分泌的愛液令鼻尖感到搔癢的恥毛每當頭一上一下、就會觸碰的肉芽很巧妙的、用舌尖將它剝開「啊……咕、嗚……!」

Saber的腰彈了起來還只是輕輕的碰到而已僅僅是愛撫、Saber的身體熱度就無法停止似的上升「哈、嗯啊、嗚、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哈……哈、啊……已經、不……不行了、請住手……嗯、住手、士郎……!」對加快的速度感到恐懼似的、Saber拚命搖著頭但、雖然希望我住手的Saber、她的秘穴裡卻越來越淫濕起來了「……為什麼?Saber、不會很舒服嗎?」

「啊、那、那是……不、那個、在這樣下去的話、哪個」理性敗給了快樂、眼睛這樣訴說著。

已經太遲了不能好好拒絕的情況下、Saber也想接著下去「這樣下去的話、會怎樣」

「啊……哈、嗯……!哈……就是、這樣下去、的話、嗯……!」

「不說明白點我不懂呀。不討厭的話我就繼續了唷」

「啊、不是、所以說、啊、呀……!」不等她回答這裡也快無法忍耐了在鼻尖上這樣新鮮的東西、只是在表面上是無法品嚐它的味道的「啊、呼……!士郎、在、用、嘴巴……嗯、啊……!」緊繃的身體隨著異物的侵入、Saber的身體如此反應著「啊、咕、嗚……!舌、士郎的舌頭、住手、進、來……了……!」舌頭伸著、侵入秘穴「……嗚。呼嗚、啊……嗯、咕……」Saber的聲音沒有痛苦。

比起以前我的東西進入的時候、舌頭已經很小了用在小小的少女秘穴裡、這樣的大小其實算剛剛好吧「哈……嗯、啊、啊……」努力不發出聲音的Saber、漸漸地放鬆力量愛撫所得的快感、和她羞恥心剛剛還一直交戰中但……因為舌先尖的插入、那個抵抗已經完全崩壞了「哈……為什麼、這樣……像是、什麼也、無法思考、……嗯、呼……!」紅色的摺痕、在洞穴裡蠕動的舌頭、一上、一下的舔弄著「嗯、不行……!士郎、那裡、是……!」不停溢出的花蜜「哈……嗯……」毫無猶豫的用口將那含住發出吸允的聲音、用口含著Saber的愛液和肉壁「啊……啊嗯、嗚……!士郎、又在我的那裡……發出那樣、討厭的、聲音……!」

Saber手指尖顫抖著無顧於此繼續的飲用剛好因為口交口有點渴了Saber的裡面溢出來的那個一點也沒有鹹的味道、只有、「……嗯……Saber的、真好吃……」現在、只認為更勝任何美酒「士郎……」Saber陶醉的聲音。

口還是很渴直接將嘴貼著Saber的秘穴、從那直接用舌頭掏著喝、使喉嚨濕潤「……嗚、呀……哈啊、嗚……!!不行、的……在這樣下去的話、我、就……!」

Saber的抖動更加的劇烈無顧於此、專心的吸著Saber的那裡。「嗯、嗯嗯……!啊、在、用力、點……嗚!」——抖動、一下子彈了起來「哈、啊……!哈、士郎、士、郎……!」Saber咬著嘴唇、努力不發出聲音來。

輕微震抖的身體、緊繃的腳「……Saber……」

將吸允的嘴離開Saber的身體已經沒立了我也感覺到、Saber已經達到高潮的感覺「……哈……啊」甜蜜的呼吸、手腳遲緩的放下「……嗚……士、郎」濕潤的眼睛、以及灼熱的身體。

現在的高潮是比較輕微的嗎Saber像是很滿足似讓身體休息著、像是還缺少什麼似的看著我身體雖然滿足了、心理卻還尋求著更強烈的刺激「……士郎。我、還要」因為自己的性慾感到羞恥嗎Saber羞恥與期待的身體、看著我那充血屹立的東西「……Saber」但、不能忍耐的是我比Saber感到不足好幾倍現在只想著要讓Saber更快樂的事抓住Saber的腿燙如火燒的、美味的桃子、將勃起分身朝向兩腿之間「……啊……、嗯嗚……」聽到黏稠的聲音。

Saber的花瓣。層層包覆秘穴、用龜頭將它剝開一點點「哈啊、嗯……好熱、士郎……」夾雜呆滯、恍惚的聲音尋求就住的瞳孔「Saber、要進去唷」

「……嗯、嗚……」發出聲音感到害羞嗎她輕輕點著頭、答應著、接受我的侵入「嗯嗚、啊哈啊啊啊啊……!……進、來……士郎的、嗯啊、進、來、了……!」以驚人的節奏插入、很容易的就到達裡面因為之前的愛撫Saber的裡面已經很濕潤的關係。接受我的小秘穴、無法忍受以前從未接受過的強烈刺激、Saber的理性就此崩潰「嗯、嗚……哈、嗯……咿啊、嗯……!」太過強烈的快樂而感到恐懼嗎Saber太過敏感而抱著自己的身體、努力的堅持最後的理性這樣的動作、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可愛刺激著我雄性的本能「嗚……要動了、Saber」

「啊……是、的……請、嗯、咕……就照著士郎的意思、做」慢慢的擺動起腰部為了不讓敏感的Saber太過刺激、慢慢的來到她的裡面「嗯、哈啊……!呀、啊、哈……!嗯、咕、呼……!啊……士郎、真溫、柔……」

嗚慢慢的抽著、慢慢的送著、相當的和緩愛液濕潤著內部毫無抵抗的、Saber接受我的肉慾一次到達深處「嗚……」那個感覺灼熱充血、巨大神經的那個生殖器、包覆在肉的縫隙間前後動著忍受快樂的Saber裡面、越來越緊了起來淫蜜附在上面一點痛覺也沒有、交互的摩擦、接踵而來的壓迫感令人目眩「呼、嗯啊、啊、哈……!好、舒服士郎……感覺、真……好……!」生殖器直接刺激的快樂、在Saber裡頭的充實感、神經更加的膨脹「哈啊、嗯……!!啊、又、變得、更大、……哈啊……!」擺動的舌尖顯示著舒服的樣子隨著我慢慢的抽送、我和Saber的感度又更加的提高「嗯、哈啊……!乎呀啊、嗯……!」不斷溢出來花蜜的關係、沒有皮膚磨擦的感覺「呼……嗯、這樣、再一點……」想要更多刺激、稍微將腰抬起來了一點「呀、嗯、在那樣、上、面……!」不僅是前後、也將腰部上下的動著緊實的龜頭、慢慢的將Saber的內壁打開「嗚……!呼啊、哈、啊啊啊、哈……!!」因為那個太過舒服了嗎、Saber呼吸開始一點一點的溷亂起來。

白色的肌膚變成粉紅色緩慢的插入、磨擦肌膚的快樂、Saber少女的身體變得更熱「哈、嗯、好舒、服……啊……、嗯……士郎……我、也……」

「Saber……?」

「嗯……我、Saber……想對士郎、溫柔……」

「咦?」自言自語似的聲音是快感減弱了嗎、Saber調整著呼吸、看著我、「啊、嗚……!?」像是要侍奉我一樣、努力著、緊縮著柔肉「哈、等……」Saber的裡面、像要要變成什麼一樣開始動作著裡面像是要將我包覆吸入一樣、捲入幾層的曲折剛剛只有緊實的肉壁、現在光是插入、就有說不出的快感捲入男根……!

「Saber、嗚哇、這是……!」從根部傳來的快感、不由的咬著嘴唇「哈……啊……、咿……我也想讓、士郎也、很舒服吧」帶著熱氣的聲音Saber一邊忍受著快樂的荊棘、一邊努力著回應著我「……」這邊的理性快要下沉了剛剛漏出來一點的體液、跟Saber愛液溷合在一起發出黏稠的聲音「啊、呼啊、嗯……!」從細縫流出來的、已經不知道是什麼的體液、只是叫我在更激烈著動作著「嗚……!士郎、到、裡面了……!」無法忍耐的、將腰突入將肉棒插入的更深「呀……!哈、啊……嗯咕、啊……!」少女的身體彎曲成弓形、被突然的行為嚇到、肉壁壓迫的更緊「哈……」更加的慾望提高起來……!

「哈、啊……」已經不行像剛剛那樣的慢慢抽送將充血神經用力「哈……嗚啊、啊、嗯、嗚……!……哈啊……啊……哈……沒、沒關係的、士郎……再、用力點……!」Saber像是覺悟般的發出聲音「……」理性已經被漂白無意識的將Saber的腰再抬高、將自己滾燙的慾望、送進少女的身體「嗚……!!!!呀、哈、嗯啊啊……!是、啊……、啊啊啊啊啊……!!」

「嗚、咕……!」猛力的突刺激烈的、像是要將Saber的身體刺穿似的、猛力的突刺「來吧、嗯、哈啊、嗯……!好好的、用力、士郎、頂到、我的裡面、來……!」那個聲音究竟是喜悅還是痛苦、已經無法判別突刺所帶來衝擊的、Saber努力的忍受著「呀……!?啊、不要、嗯、咕……!!」

「嗚……」跟現在動作比起、之前的都像是前戲而已激烈磨擦的肉與肉、每當抽送時傳達到神經的快感、每當突入時Saber都會發出溷亂的聲音隨著溫暖穴內的愛液和體液溶化開來、明明是固體的那也變得像液體般「哈、哈……!……啊、溢出、來了……我、和士郎、要、融化了、啊……!」

「嗚……」理性像要從口中流出般Saber的裡面不只是令人舒服而已每當我的突入、Saber都回應著那個快感、花瓣肉壁緊緊的包覆著到來的反應無極限的快樂我們像是變成互相求愛雄性雌性、不需要名字的動物一樣「哈、啊、不行、太、舒服、了……!」抽送聲、滋滋、滋滋滋、咻「嗯嗚、嗯啊、好害、怕、士郎、你的太舒服了、嗯、啊……!」那裡接觸的聲音硬實的男根、毫不留情頂到Saber的頂端「呼啊、呀、哈、啊啊、呀、嗯嗚……!!」發熱的身體粉紅色的肌膚、如玉般的汗珠滑落「嗚、不行、士郎……!這樣、下去的話、哈、嗯啊、我、我、變得、好奇、怪……!!」維持一點理性的Saber。Saber的穴內像是聽從那理性似的、緊縮著我的神經「哈、咕……!啊、嗯啊、士、郎……!哈、士郎、士郎、士郎……!」

頭腦一片空白想要抱緊Saber。想要咬著淫亂的嘴唇將我的慾望、接受我的身體全部我都想要「啊……嗚、Sa、ber……!」緊繃的肉棒、又再度最後的膨張起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怎麼、又變大、了……!?」小小的花瓣受隨著肉棒的壓迫、Saber的身體彈跳了起來「……哈、嗯、嗯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意識、快沒了……我、快要……!」蠢動的穴內磨擦的感觸、緊握著銘感龜頭忍耐的最後防壁、就要在Saber的體內崩壞「哈……啊、我也、快要……」

「哈啊……啊、哈啊、嗯、士、郎……!再近一點、士郎、士郎!!」Saber的身體就要崩落感覺到那個、Saber的緊縮招喚著我膨脹的那裡。「嗯、咕……!啊啊、呀、啊嗯、咿、呼啊、哈……、啊……一起、」緊縮、像是用盡全力的擠壓著男根的Saber。那個小小的身體彈跳了起來「嗯、啊……一起、一起去吧、士郎……!!」擋也無法擋住的關口就此崩壞我像是要將Saber射穿一樣、滾燙的衝動一次噴了出來……

就這樣,短暫的夢結束了Saber有如力竭一般躺下,我也被那份放出一切的虛脫感所困,站不起來「……」兩人的身體交織著,沉入夜的深處只剩雙方的體溫,在疲憊至極的思考之中迴響「……Saber」向身邊、兩手相握的少女問道。

跟她結合之前的提問Saber回應我的欲求,為了讓我得以聽到她的回答「……魔力的補充完成了,士郎。我的職責是保護你的安全,為你得到聖盃。直到戰鬥結束為止,無暇思考別的事情」

「……就是說」

「……應該如此吧,士郎,因為你就是」

「為了讓這戰爭結束,而決定投身戰鬥的」繃緊的聲線在黑暗中迴響「……」那是讓人無法反駁的一言想要解決我們的問題的話,就必須先結束這場戰爭第一,不打倒以Saber為目標的那個男人的話,守護Saber什麼的根本就是空談。

然而,打倒那英雄王的手段,我們真的有嗎「……」

兩人緊閉著嘴,只是凝視著死寂的黑暗。

過了多長時間呢,疲憊不堪的身體渴求休息,眼瞼開始變重時「……呃?」雙握的手心一緊「Saber……?」

「……是的。到明日再考慮吧,士郎。明日或許就能想出良策,而且」現在想就這樣,沉入夢鄉握著我的手,她說道「……好的。我也是這麼想」

「……嗯,晚安,士郎……醒來之後,便回到以往的我們吧」就在觸手可及的身邊,面對面地合上眼瞼。

最後留在眼底的Saber,臉上帶著溫馨的微笑雖然那只是一時的、僅限一夜的柔弱,但沒關係互握的雙手是那麼的溫暖有了這份感觸,現在便再別無所求,可以滿足地進入夢鄉了。

在戰鬥的終點就連當一切結束後,這雙手是否還能互握,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