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你跟我去就知道了。」約在速食店的網友坐下來聊還沒半小時,就拉著我往外走去。

對方是個大學生,儘管我們年歲相差無幾,但是商專畢業就出來做事的我看起來比他大的多,雖然我特意打扮年輕一點,卻仍感覺好像我是他姐姐一樣。

對他的第一印象還不壞。其實他不算多高,才一百七十吧,說多帥倒也不見得,但是職場裡打滾多年的我覺得他有一股很特殊的味道,在爾虞我詐的辦公室裡已經看不到這種清純健康的人了,不由得有些好感。因此他雖然強拉著我走,我卻沒多不高興,倒是對他要帶我到何種地方有點忐忑不安。

一路上坐著他的機車風馳電掣地往郊區移動,我開始害怕變成下一條新聞裡社會案件的主角,因此牢牢抓著車後扶手,對前大喊︰「你要帶我去哪?」

「什麼?」

「我說,你要帶我去哪~~?」我的語氣帶著惶恐。

他好像現在才弄懂我真正的意思︰「喔,你放心啦,我不會把你拿去賣的,快到了,你有點耐心嘛!」

然而,車子騎到了一座小山的腳下,晴朗的假日人並不少,我鬆了口氣。

「你上班一定很無聊吧?每天都在都市裡逛來逛去,還不如跟我到山上呼吸新鮮空氣!」

這倒真的很新奇,上班後我都沒到戶外走過了,即使是跟上一任男友出去,也都只是看看電影、唱唱KTV,不像還是學生時那樣到處遊玩。這熟悉又陌生的邀約真好,我瞥了他一眼,投射出欣賞的目光,他好像也對這提議很滿意。

「說實在的,我本來還怕你不高興。」

「為什麼?」

「女孩子好像都不太愛運動,不是嗎?」

「運動?」有點不祥的預感。

「耶,等會我們用走的上去呀!」

「那車道是……?」 ^^”。

「難得來山上當然要用腳一步步踏上去羅,絕對不騎車。」

「這……都已經下午四點,你看,所有人都陸陸續續地下山,等我們走過一趟還不都晚上了?」

「放心、放心,多晚我都會送你回去的。」說完他就拉著我的手踏上步道。

真是好大膽子,沒徵得我同意就牽我的手,不論如何,我當然要保持一點女性矜持羅。我大力甩脫他的手。在社會多年,我知道那些男人都很賤,每次女人表現得大方一點,他們就說淫蕩;表現得含蓄,又會被說成擺架子、做作,相比之下男人卻又更喜歡後者。雖然他看起來不像這種賤男人,還是小心一點好了。

他也不在意,只是笑笑︰「等會山路遠,你別求我拉你一把唷!」

「我才不會。」竟敢糗我,我就爬給你看,我搶先走在前頭,想證明我可不瘦弱。

一路走著,平日逛街數小時的實力完全發揮不出來,小腿越拖越重,一不小心,石階上的青苔讓我滑了一下,在身旁的他動作很靈敏,馬上扶住我,隨後牽著我的手什麼都沒說。厚實的手掌帶來了安全感,我不再拒絕他的好意。

被拉著爬山路時身體好像輕盈許多,一路上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地就到了山腰的廣場。

「先休息一下,我到那裡的小販買些飲料。」

平常汗味被我視為大敵,總是除之而後快,不過今天運動過後的暢快,讓我也不太記得對它的憎恨了,一種力氣耗盡的爽快真舒服。

「下山吧!」表指著六點十分,而秋夜也批著灰濛濛的天色前來。

「不行、不行,山上可是有好東西喔,不看可惜。」

「可是這麼晚了……」

「還是說你沒力氣,爬不動了?」

雖然明知他在激我,我還是心甘情願跳進這圈套,時代新女性的我才不會輸給男人︰「哪有?我們走吧。」不過,我對他說的「好東西」其實蠻期待的,今天他一直給我奇異的感受,我還想看看他有什麼把戲。

這段山路雖不長,疲累的我卻走得很慢,,直到七點,我們才到了山頂。

「你說的『好東西』在哪裡?」我頗為狐疑,這裡除了一大塊草皮和一些男男女女之外,什麼都沒有嘛,我可是冒著變成蘿蔔腿的風險上來的耶。

「閉上眼,躺下來吧!不准偷看喔!」

「小心。」他攙著我躺下,隨即也躺在我身旁。

「好了,張開吧!」

一眼看見的卻是滿天星塵,幽暗的光線使得星光格外耀眼。

「好漂亮喔!」我像個三歲小孩一樣。

「你多久沒看過星空了?」

「……」真的好久好久沒脫離塵世的煩囂,享受靜謐的悠閒了。我不斷吮著每個星芒照耀下的過往,酸甜的兒時年少回憶心中翻騰,完全沒聽到他的問話。

不知想了多久,一句話敲醒我。

「你知道天上那顆星叫什麼名字嗎?」

「嗯?」

「叫愛爾普蘭星,每天不論什麼時候,它都會出現好幾次。」

「喔?」 @[email protected]

「這是有傳說的,從前有一個天仙愛上了獵人而下凡,跟獵人共渡十三天的夫妻生活,但因天神震怒而不得不離去,獵人心碎瘋狂,每天從南到北不停地尋覓她的愛人,死後眾神念他癡心一片,於是將他化為天上的星星,但是他變成星辰後還是拚命地搜尋,每天都不休息。」

「不好意思,你說的是哪顆呀?」雖然對不起他的解說,我還是問出口了。

「天上劃過去的那道紅光呀!」

「咦!那不是飛機嗎?」 ????

「是啊,就是a-i-r-p-l-a-n-e、airplane,愛爾普蘭星嘛。」他邊笑邊說出答案,像小孩子一樣有著成功捉弄人的得意,不過看見我的臉色就硬生生勒住了。

哼,原來我被耍得團團轉,心裡還被剛剛的故事惹得有點傷感,真是傻蛋一個。還好附近都沒人了,呼,丟臉的樣子真不想被人看見。

「你相信我說的故事嗎?」

相信才怪! >_~!可是、可是……他的話語帶著一點淒愴、一點孤寂、還有一點點的無助求懇,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股感覺。總之,我覺得那個答案對他很重要。

「我相信。」笨蛋的名譽大概洗刷不清了,我回答了三歲小孩都不會選擇的回復。

「真的?」意外地,他的語氣很興奮︰「我問過很多很多人,每當我說完這故事後,不論是男女老少都沒人說『相信』,他們都嗤之以鼻,認為我很無聊,竟然問這種問題。」

「那你自己相信?」

「不,我希望我相信……」他的答案真的讓我懷疑起自己的智商了。

「……現在人們看人、看物品、看事情都用功利的角度去評論,都想這東西是不是對我有好處,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每個人都太過理智冷酷了,不單純地用『心』去感知事物,不瞭解有種神秘的美是凌駕在世俗的評價上面。就好像這故事,大家好像認為相信這故事有多麼愚蠢、羞恥似的,然而,能單純地相信美麗的神話有什麼不好呢?又像這星星,吸引我們的不是它的構造什麼的,而是很單純的炫爛呀!」

他頓了頓︰「你是第一個相信的人,還好我沒看錯你。」

「難道跟你一見面時就覺得我會相信?」我外表看起來這麼容易被拐?

他微微搖頭︰「半個月前我在上網跟你聊天時,我就這麼覺得了,跟你見面後,我更確定了。你有那個感覺,不,應該說味道,我覺得你會相信神奇、美麗的存在。」

他轉頭向我凝視,眼裡的漆黑和暗夜一樣深隧,我有點不敢看著他熱切的眼眸。

「我喜歡你。」話語低沉、真摯,雖也有著溫和的欲情,但他說話的感覺與其說是肉慾,還不如說是想互相擁抱的溫柔。

他突地拉著我翻身側躺,與他面對面的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抱進懷裡。

他強力的舉動充滿了侵略性,但是很熱情動人,久未被人擁有的溫暖佈滿身軀,寒冷的夜晚逼我緊緊貼著他的胸膛,完全沒有抗拒的打算。

他吻著我的頭髮,飢渴似的狂亂像吸著最後一滴水,雖然動作強勁,卻又有細細品嚐的舔弄,他口裡呼出的暖氣呵出我皮膚的麻癢,我動情了。雖然違反初衷,我確信此時我們之間有著情愫存在。

粗糙的手撫著我的臉頰,那種輕觸有著令人顫動的疼惜,我可以感覺到他掌心散發體貼愛意,這種碰觸遠比任何挑情手段更含有動人心魄的魔力。

然而,他有著更進一步的企圖。

「不要在這……」我努力搾出這句語氣未整的話。

然而,他完全明白我的未盡之言。這種美好的事,怎麼能在荒郊野外草草完成!

他站起來整理好褲子,就背向我蹲著︰「你一定很累吧!我背你下去。」

此時,在他面前我完全不想再裝堅強,我不在乎讓他知道我的軟弱。我環抱他的脖頸,正面貼著他厚實的背,品味那份心意。

「你很重ㄟ!」

「我才四十六公斤,可身輕如燕的很,別亂損壞我名譽。」

就這樣,我們走走停停、吵吵鬧鬧,山徑的寂靜黑暗有使我置身在無人世界的錯覺。

總算回到了山下,由於我實在很累,山上的激情沒有再度燃燒。

不過,往後的兩個月裡我們都形影不離。在鬧區捉著他的手放聲大笑;拍大頭貼時互相做些親暱的動作;在床上,以往跟別人做愛時汗、黏液所帶來的煩燥不適,跟他一起時都意外地清爽,就好像穿在身上的濕衣服被脫下一樣。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們之間的感情加深。

在路人的眼中,我們是一對恩愛的情侶,事實卻並非如此。他總是遲遲不肯表明自己的態度,我們的關係一直始終曖昧不明。不管我如何暗示明示,他都沉默不語。

然而,我越愛他,我就越無法忍受這種沒有承諾的不安全感。

「你有沒有話想告訴我?」我看著餐廳窗口外下著毛毛細雨,莫名的怒氣湧上心頭。

他陷入長考,我不懂,我們明明相愛。

「我希望能夠跟你共同度過每個快樂、歡笑、憂愁、悲傷的日子;當你生病時,我希望能陪在你身旁照顧你;當你哭泣時,我要舐去你每道淚跡;我希望瞭解你的一切,擁有你。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這一刻,我們聲明陷入愛河。

他要我用狂歡的方式證明愛戀的存在。我不知道他怎麼想,但是我也想要一個理想的、真正有感情的,而不僅止於肉慾發洩的性愛。

躺在床上的我滿心期待他一慣細膩的溫柔,他卻意外地狂野。

我被他粗暴地剝開衣褲,正想說些愛他的話,表達心中的幸福,他卻張口吻了我,兩條舌交纏打得火熱。雖然我的確被這陣快感惹出感覺,卻覺得少了些什麼。

他雙手點上我的乳尖,用比平常更強的力道轉弄,嘴也靠在我耳邊呼氣,不過少了平日調情話語,但是,卻有更多的刺激。做愛不能只是我享受,因此我也不甘示弱地輕輕擰著他的乳頭。

隨後我的雙腿在他雙手推動下跨開,露出女人的寶地,他把陽具往我身體裡衝刺,左手在床上稱著身體,右手卻不住地捻著我的陰蒂。

其實陰蒂遠比陰道更有著感官的歡愉、更令人瘋狂,只是陰道摩擦的快感卻自有一股安穩韻致,平淡緩和其實也很舒服。

出入之際,他好像要證明什麼似地︰「怎麼樣?我弄的你爽不爽?」

的確,他越來越激烈的技巧讓我很舒服,身體像要承受不了巨大刺激般地使我哭泣,但是他不明白嗎?相戀的人做愛時不在於得到官能上的滿足,而是心意的印證。

他刺入的速度猛地增加,應該快到巔峰了吧!然而,隨之而來的,卻是他把龜頭擺在我面前,硬扳開我的牙關,要我吞入他的精液。

「你到底在幹嗎?」這種不尊敬我的態度,我才不肯乖乖就範,連忙使力掙脫。

「你不是說愛我?那為什麼不肯吞我的精液?」

「你到底在想什麼?我是愛你的,但是不需要這種方式證明呀!你為什麼不相信我,一定要用這種方式試探我的情意,難道你不愛我了?」

「夠了,我當然愛你。」他大吼過後,喘息漸漸微弱,情緒漸漸緩和︰「本來,我們的關係僅只一夜情,但是我愛上了你。然而,每次跟你在一起時,我就會想到以前跟你做過的男人,他們在你身上洩慾的畫面,我越愛你就越受不了。

雖然那時你還沒遇見我,而我也並非處男,這種想法對你並不公平,只是情感上我真的無法忍受了。」

他起身穿好衣服︰「我們以後也別連絡了,總之一句話,我對不起你。」

我渾渾噩噩地回家,悶在房間裡,我沒有哭,但是傷痛還在,很痛、很傷。

恍恍惚惚中,趁著家人晚上深睡的時候,到廚房拿了把刀,呆呆地擺在手腕旁,一動也不動。儘管尋死的心未曾停歇,腦裡卻從未出現「自殺」的字樣,好像一觸碰就真的會毫不猶豫地割腕。

生存的意志仍在和死去的情感搏鬥。

寂靜的深夜,卻聽到道路上有「吱~~吱~~」的煞車聲,接著一聲大大的「碰!」震醒了沉思的我。從二樓的窗口探頭看,一部車撞在電線桿上,駕駛頭流出白白的腦漿,十分淒慘。這救了我一命,打消我的死志。

算了,畢竟分手的過錯不在我,我又何必念念不忘,重新找個男人就好了,不須糟蹋自己。

清晨的曙光隱隱將天空洩紫,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我的e-mail︰[email protected]

很抱歉現在才回應。

《三國》的回應︰

當前完全沒慾望動工《三國》,典韋出場還得等等。不過,請放心,故事全都在腦子裡,我一定會寫完的。

《逝》的回應︰

大家的謬讚不敢當。我相信你們都寫得出這故事,只是不忍下筆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