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虐待

本文內容涉及BDSM,scat,watersport和vomitplay,不喜歡者萬勿閱讀。

對這方面性事感興趣的同仁,歡迎來信至Ma[email protected]交流。希望看到更多同類故事的朋友不妨來信鼓勵或提供意見。

歡迎轉載,但必需包含此header。

彼得平躺在用塑膠布包著的床上,望著牆角的一個安著鐵條的小窗戶,心中麻木得很。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骯髒的內褲,陰暗的地下室裡散發著一股發霉屎便的味道。

舊掛鐘上的時針已經指到了五,女主人就要回來了,彼得心想。不自覺地,雞巴在黏黏的內褲裡跳動了幾下。

彼得跳下了床,在床底下拿出了一個盛滿清水的狗食盆。他喝了一點,又跳回了床上。五點十分,女主人馬上就要回來了。

彼得從小就經常幻想被女人虐待精神上和性方面的虐待。他有正常的童年,正常的家庭,正常的教育,正常的工作。但無論如何他也無法改掉自己的性向。他偶爾約正常的女孩子外出,做正當的性行為,但生活中總是覺得少了些甚麼。半年前彼得通過本市一份地下小報上的一則個人廣告,結識了女主人。三個月以前,他決定完全的放棄了自己的自由,辭去了自己文書的工作,搬到了臨省女主人家的地下室,成為了一個全職的性奴隸。如果你問彼得他後悔嗎,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你,因為他已經萬萬全全麻木了,喪失了一個自由人的靈性。當他決定放棄了所有的偽裝來滿足自己的性慾、滿足自己的怪僻那一天開始,他已經決定一筆抹殺所有過去。現在他只是女主人的性奴隸,沒有思想,沒有夢。

五點三十五分。

樓上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音,緊接著樓梯上傳來穿著高根鞋的腳步聲音。彼得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像狗一樣跪在了門邊。門外傳來一道道鎖被打開的聲音,緊接著女主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彼得的女主人是一家大公室的秘書,為了生活,每天在公司裡逆來順受,忍氣吞聲。但和彼得一樣,她從小也經常有BDSM方面的性幻想,不同的是她喜歡虐待男人。她根本不想正常的戀愛、結婚,他一直幻想能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奴隸。半年前,她過了自己二十八歲的生日,在鏡子中看見了自己眼邊淺淺的皺紋,她決定不再被動地過活,她決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於是她在臨省大都市的一家地下小報上刊登了一章個人廣告。

廣告刊出的第五天,一個叫彼得的的二十三歲男人來了電話……女主人身高五尺八左右,一百三十磅。紅色、略微帶彎的長法披肩。綠色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前胸不是特別大,但倒也均勻得很。下體的陰毛全部刮淨,只在非常靠近陰唇的地方才有一些紅色的茸毛。彼得個人喜歡下體沒有毛的女人,當然,就算女主人真的有毛他也只能自己想想而已。

女主人走進了地下室,回手關上了門,上了鎖,走到了床邊坐了下來,她始終沒望彼得一眼。女主人用雙手揉著眼睛,看起來她當天的工作甚是勞累。彼得爬到了女主人腳邊一句話也沒有。沒有女主人的許可,他什麼話也不許說,彼得當然知道規矩。

女主人打開了電視,慢慢地吃著自己在下班路上買的墨西哥卷餅,不去理彼得。偶爾,女主人把吃在嘴裡的食物吐到床上,彼得一聲不支地撿起來吃掉。半個鐘頭左右,女主人抹了抹嘴,把電視閉掉。

彼得知道侍候女主人的時間到了。

「上床。」女主人冷冷地說。

彼得爬上了床,面對著女主人,跪在了她的面前,雞巴已經開始硬了起來。

女主人脫調了自己的外衣,小心的掛在門邊。然後穿著內褲走到了彼得的面前。

她看著彼得,然後毫無徵兆地望彼得臉上吐了一口。黏黏的口水順著彼得的臉流到了用塑膠布包著的床上。

女主人也爬上了床,脫掉了內褲。她趴在了床上,把屁眼抬了起來。

「給我舔乾淨!」女主人命令道。

彼得趕緊轉過身,面對著女主人的屁眼跪了下來。今天女主人的屁眼好像大便以後沒有擦,干了的大便沾在女主人粉紅色的屁眼周圍。女主人經常故意不去洗澡或是擦屁股。彼得低下頭,把臉埋在了女主人的屁股溝裡,然後用開始用舌頭清理女主人的屁眼。彼得差不多天天吃女主人的大便,自然熟悉那種稍微發苦的味道。他先用口水稀釋了女主人已經干了的大便,然後一點一點,小心翼翼地把大便水舔乾淨、嚥下肚子。女主人趴在床上閉目養神。

當彼得把沒擦乾淨的大便全部舔掉後,他開始用舌頭向女主人屁眼深處探去。女主人的屁眼裡有一點點臭臭、卻無比性感的味道。彼得感覺自己的雞巴越來越硬,終於忍不住拿自己的龜頭在女主人屁眼邊上輕輕地摩擦。

「渾蛋!」女主人感覺屁眼感覺不對,轉過身罵起了彼得。「誰叫你用你的髒雞巴捅我屁眼兒的?你個吃屎的渾蛋!」

「女主人對不起……對不起……」彼得惶恐地說。

「閉嘴!」女主人大喝道。「給我跪下!」

平日,女主人脾氣不至於這樣暴躁。看起來她今天工作不順利,回家拿奴隸出氣。

「自己打自己嘴巴,我叫你停你再給我停!」女主人命令道。

彼得左右開功,結結實實地給自己打著自己的臉。

差不多兩分鐘以後,女主人命令他停手。

女主人靠著床頭坐下,把雙腿分了開。

「滾過來給我舔 !」隨後打開了電視,一邊讓彼得為她口叫,一邊看著電視上的節目。

彼得爬到女主人面前開始為舔她的 。女主人的 很是緊湊,要用手扳著,才能裂開。外面的陰唇上沾滿沒有擦乾淨的尿跡,彼得自然沒有爭論,用心地舔著。電視上演著什麼戲劇,女主人不時格格地笑。有時候笑得急了,甚至有一些尿液從 裡湧了上來。彼得的陰莖已經硬得快暴開了,但沒有女主人的許可,他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半個小時以後,電視上的戲劇演完了。女主人把電視閉上,用腳把彼得的頭略微踹開。

「過來,我現在要方便一下,你過來給我當馬桶吧!」

彼得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女主人很喜歡玩屎和尿的遊戲,彼得差不多天天吃女主人的大便。剛開始時還有點難以下嚥,後來久了,倒也習慣了。甚至,有時自己在地下室躺著時還有些懷念女主人的大便。

彼得平躺在床上,女主人在他頭上蹲了下來,把 對準了他的嘴。一會,金黃色的尿液分成兩股從她的穴內傾流而下。彼得舔著尿柱,上鹹澀的尿水流進自己的嘴。然後女主人稍微往前動了一下,把屁眼對準了自己沾滿尿液的嘴。

「說吧。」女主人命令。

彼得在吃女主人大便之前要懇求、要感謝。

「請女主人賞給我您的香便,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女主人用手擺弄著彼得的陰莖,同時腹部用力,向外推動憋了半天的大便。

女主人突然放了一個大屁,彼得立刻用嘴把女主人的屁眼完全包上,屁臭散發在彼得臉的周圍。女主人的屁眼在無用嘴裡開始張開,然後一條黃色的大便從頂到了彼得舌頭上。

「給我用咬斷了!」女主人命令道。

大便一經咬斷,臭味更加強烈。彼得剛咬斷一結更多的大便又進入了嘴中,今天女主人的大便特別多,而且拉得很快,彼得一時間沒辦法跟上。

「你個渾蛋馬桶,一時吃不了不會吐出來嗎?」

彼得把嘴裡的大便吐了出來,抹在女主人的乳房和自己的雞巴上。女主人屁股翹了翹又拉出來一些稍微發細但更柔軟的金黃色大便。苦苦的味道充滿著彼得的嘴。他抬起頭用舌頭在女主人的屁眼中攪拌著懸掛 的大便。女主人又開始往彼得嘴裡小便,把所有半干的便變成半液體狀。

「喝下去!」

彼得大口大口地喝著女主人的屎尿水,一會間已經感覺胃裡發漲。一想到自己肚子裡全部是女主人高貴的大便,頓時沾滿大便的雞巴又挺了幾挺。

「現在把我屁股上的大便全部舔乾淨,別讓我發現你偷工減料。」女主人把屁股略微抬起來一些,好讓彼得有更大的空間工作一些。

彼得雙手握著女主人雪白的腳腕,抬起頭開始細細地清理女主人屁股上的大便。女主人繼續蹲著讓彼得舔了一會,然後乾脆趴在了彼得的肚子上。大便在兩個人的身體之間摩擦、拉起黏黏的便絲,頓時女主人也被調起了熱情。

女主人開始把彼得的雞巴含進了嘴中,上面掛滿了自己苦苦的大便。地下室的溫度高得很,尿味,大便味和汗味混合、蒸發著。女主人用嘴上下吸著彼得的雞巴,不時還用舌頭輕輕地舔著沾滿大便的雞巴頭。

女主人很少給自己口交,彼得覺得很興奮。他不敢偷懶,仔細地舔著女主人屁股上的大便然後嚥下肚子。女主人的 濕潤得很,不時有愛液流下來,滴到彼得下巴上。

一回的工夫,彼得再也忍不住,開始狂射一陣。女主人把精液含在嘴裡,但沒有嚥下去。然後她張開嘴,用彼得開始發軟的雞巴往自己的嘴裡深處狂捅了幾下。她站起來,轉過身,然後突然「哇」的一聲批頭蓋臉地向躺在床上的彼得臉上嘔吐。消化了一半的晚餐、彼得自己的精液和大便,像瀑布一樣落在了彼得臉上、身上。

女主人擦了一下嘴,把右腳踩到了彼得額頭上然後讓小便順著腿流到彼得臉上的污穢。

女主人下了床,開始用彼得的一個毯子擦拾身體。

「今晚就到這了。你今晚不許清理,就在我的大便中睡。明天我上班前我會看著你把整個床舔乾淨,吃掉。」說完把毯子丟到了彼得的腳邊。

女主人把暖氣開到了三十度,然後上了樓。

彼得在床上的污穢中翻了個身,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他雙手在床上摸來摸去,幻想著剛才女主人虐待自己的情形,面露出微笑。

明天……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