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幼女的樂趣

(1)

「唔好呀,唔好呀,好痛呀,嗚……好痛,唔好呀……嗚……」

我用力從後捉緊這個女孩的腰部,粗大的陽具結實的插入那尚未成熟的陰道裡。儘管眼前這個女孩甚麼樣掙扎也阻擋不了我那充血漲大的龜頭入侵,龜頭先端迫開窄小的陰道壁節節前進,不消幾下抽插,我已可感覺到龜頭已頂到陰道的盡頭。

「鳴……嗚……好痛啊……」

「喂!你幾歲?」我每次強姦女孩時都會問這個問題。

「快說,你不說我干死你!」我說著,用陽具用力頂入陰道。

「嗚……不要……嗚……我十一……歲……嗚……放開我……求求你……鳴……好痛……呀……」女孩因下體受創,痛得淚流滿面哭個不停。

十一歲!啊!多麼幼嫩,剛才從後向她侵襲,只知道她身裁細小好欺侮,現在細看,才發現她還穿著小學生的校服。用手兜向前摸向陰道口,光滑光滑的沒半根陰毛,再向上從衣服下擺摸上乳房卻不算細小啊,很有彈性,不禁用力捏起來,陽具當然配合的用力抽插著稚嫩的陰戶。

「呀……小妹妹,你下面真緊窄,插得我真爽……唔……唔……」

龜頭在幼嫩的陰道壁上猛烈磨擦著,使我快感連連,我哪會理會眼前女孩的哭叫,用更劇烈的動作抽插。

「唔……呀……我要射精了……小妹妹……呀……」

我盡量把我整根陽具全部插入,由於我是由後面插入,龜頭感到重重的壓迫著幼小的子宮口,燙熱的精液滾滾射出,一陣抽搐,我把精液全部射進這個小學生的陰戶裡。

把陽具緩緩拔出,帶出絲絲處女血漬,粉紅色的精液從陰戶口滴出,流個不停。啊……剛才射得真多。

今次已經是我第三次出動強姦女孩,以前那兩個女孩,一個十六歲,另一個十五歲,都差不多發育完成,有著大奶子和茂密的陰毛,雖然都是處女,但和今次這個十一歲、尚在發育的身體完全不同,細小的身軀、小巧的乳房、緊窄的陰戶,最要命的是那種幼稚的感覺,姦淫幼童的快感是如此的強烈,我想我以後必定無幼不歡。

眼前這個女孩已倒在地上,縮作一團哭泣著,啊……天真的面孔哭得滿面淚痕,更添幾分可愛,我拉上褲子,走出這間被 置的木屋。

早上,在小學校的球場上。

「老師,早安。」

「早安,陳安妮。」

白天,我是一所小學校的老師,晚上,我是淫邪的強姦魔,我喜愛侵犯純潔身體的感覺,除了強姦外,沒有別的辦法。自從上次強姦那個幼女後我就迷上幼女的身體,偏偏我就教於小學校,每天都和幼童接觸,我知道我一定會把我的學年姦淫,這是遲早的問題。

我所教的都是高班生,正是處於十一歲到十三歲中,在眾多學生當中,當然有美麗的女生,我經常會偷偷的佔她們的便宜,比喻說,我會用手或用身體去觸碰她們的身體,在她們看書或做作業時我可在她們旁邊仔細的看她們的臉蛋和身體,看露在校服外的大腿和手臂,有時上好角度更可從衣領口或衣袖底看到發育中的部份乳房。

「何老師,今天這個插班生就安排在你班上。」

當校長將女孩帶到我面前時真把我嚇得一跳,怎麼……這個女孩就像三個月前強姦的那個幼女?

「何老師,早安。我叫陳嘉兒。」女孩有禮貌地向我問好。

「早安!」

當我向她回應時,清楚看到她身子微微的震了一下,這就是了,看見她聽到我的聲音時的反應,她一定就是那個被我插破處女膜的小女孩。可我還是十分鎮定,因為上次強姦時因光線較暗,我未能清楚的看看女孩的臉蛋,當然,她被奸時因背向我的關係,她更不可能清楚看見我的容貌。

現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皮膚自皙,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可愛女孩,胸前的小乳房比上次的增大了一點,顯得相當誘惑。

(2)

已三個多月沒發洩了,以前當我有發洩的衝動時,我就會出去召妓,雖然有時會找到些很年輕的女孩,也有頗為美麗的,但卻沒有那種清純的感覺。

自從出動強姦年幼女孩後,就愛上幼齒那種純潔的身體。三個月來就只有用手淫解決了,當然羅,手淫時想著的都是那些幼幼的身體。想著如何侵犯那純潔的身軀,我就興奮萬分。

每當在課室上課時,我的目光總離不開嘉兒,多麼純潔可愛的女孩,誰會想到已被人強姦了,而強姦她的人正是現在教她的老師。每當全班學生都低頭溫習時,我總會走近嘉兒細細看她,從衣領向裡面看看那小巧的乳房,雖然大多數時候都看不到什麼,但是看看那白嫩的粉頸也滿足了。有時我甚至會假裝拾東西而在嘉兒附近蹲下,乘機偷看她那露在校裙外的粉腿,看得著實興奮時,也會到廁所手淫一番。

我在想,我會再次姦淫嘉兒的。

今天是學校的旅行日,天氣較熱,學生都是輕裝出發,不少女孩都穿時下的小背心熱褲,害我這個幼狂看得不亦樂乎,嘉兒卻穿得密實,T恤牛仔褲沒什麼看頭。

忽然我眼前一亮,班中的李小仙平時看她瘦瘦的,許多女孩到十一、二歲都可從外表明顯看得到乳房屁股增大突出的發育跡像,李小仙卻沒法從她寬鬆的校服底下看得到發育的特徵。儘管她是個美人胚子--尖俏的臉蛋,白 的皮膚,卻引不起我的注意。

今天她穿著貼身的白色小背心熱褲,就真的把我嚇了一跳,瘦削的身軀弱不禁風,就像風大一點都會把她吹走似的,腰肢就像稍微用力都會斷掉,胸前一對小乳房卻顯得異常突出,小女孩還未開始穿乳罩,乳房一蕩一蕩的,或許乳房並不大,但在如此瘦削的身軀襯托下卻非常耀眼。最要命的是她那平時看去白得有點病態的皮膚,在太陽光底下卻散發出粉紅色的光芒,站在旁邊的女孩和她相比較,都顯得有點發黃了。

看她在學校時相當文靜,現在卻活潑非常,和同學們玩個不停,舉手投足之間,看得到她那光潔無毛的腋窩,噢!這麼嬌俏的女孩,平時真的走漏眼了。

好不容易到了旅行完結的時間,校車把學生都送回學校裡讓她們各自回家,我就靜靜地跟在李小仙背後伺機下手。為了不讓她認出是我,我帶了一卷牛皮膠帶準備封她的眼睛及手腳。

跟了良久,她獨個兒走入一個較為避靜的街角,旁邊都是些頗舊的樓宇,有些可能是空置的單位,這可合我的要求呀。可能這是她回家的捷徑吧,只見她加快了腳步走著,我見機不可失,一個箭步衝前伸手就去灩? o的頸,另一隻手急忙掩著她的嘴巴。

「別動,不然對你不客氣!」我裝著粗氣並壓低嗓子,說著就把手臂的力量加 了一點,對像她這樣瘦弱的孩子,這動作足以使她窒息了。

小仙可能被嚇倒了,真的乖乖的一動也不敢動。

「小妹妹,若你聽話,可以使你受傷害的程度大大減少,知道嗎?」

「唔……」小仙悶應著。

「去,上樓梯。」

我看見前面樓宇上面有個像空置的單位,就押著小仙走上去。轉過樓梯,果然發現整層單位都是沒人的,我推著小仙進入其中一個較光亮的單位,雖然這樣較容易被她看到我的容貌,但我要看清楚這身美麗的肌膚,就得冒險了。

單位內空無一物,我立即取出膠帶把小仙雙眼封著,又把她雙手反到背後用膠帶給紮在一起。

「小妹妹,這裡沒有人救你的了,叔叔看你生得標緻,很想親親你,你乖乖的給叔叔摸摸看看就放你回家,不然的話有你好受。」我說完就一拳打向她的胃部。

「嗚……」小仙痛得滾在地上,縮作一團在鳴咽︰「嗚……好痛啊……救命……嗚……」

「別作聲,不然我打死你!」我恐嚇小仙︰「小妹妹,不要作反抗,叔叔很快放你回家。」

剛才的一拳相信已把她嚇著,小仙真的乖乖的躺著不敢反抗,因受驚而不斷喘著氣,胸前小乳房起伏不定。

我將她拖到窗邊坐在地上,將她那件小背心拉起,一雙小饅頭立現眼前,淺粉色的小乳頭微微突起,襯著雪白晶螢的肌膚,我感到下體急速充血勃起,一張大嘴就把一隻小乳房整個含在嘴裡,另一手當然不閒著,抓著另一隻小饅頭不停撫弄。

小仙一整天在玩,身體流了汗,肌膚上罩著一股汗味,舌頭舔在乳房上味道鹹鹹的,卻夾雜一股嬰兒香氣,令我更覺興奮,不斷用舌頭舔弄小仙的乳房,就像人家吃雪糕似的。我把小仙雙手舉高,露出光潔的腋窩,我把嘴巴湊上不停舔著。

「唔……唔……」小仙身上敏感部位被我舔弄,不自禁發出輕微叫聲。

我嘴裡品嚐著這個十一歲丫頭的味道,耳中聽著小丫頭似有似無的呻吟,手中摸著滑不溜手嬰孩般的肌膚,使我達至無比的興奮,胯下陽具都漲得發痛了。

我把拉? U,掏出偌大堅挺的陽具,然後把小仙抱起,讓她面向地趴在地上,再將她屁股抱起跪在地上,因她雙手被我反綁在背後,這樣小仙的臉及胸前就貼在地上了,屁股卻高高舉起,這個姿勢使她無力反抗,這樣我就可從後面插破她的處女膜,就像上次強姦嘉兒一樣。

這時候的小仙已完全沒半點反抗的姿態,就像玩偶似的任我擺佈,就只有隨著我的動作的喘氣聲。

我將她的短褲連內褲一起褪下到膝蓋位置,圓圓屁股在我眼前顯現。我用雙手抓著? v肉用力分開,就看見可愛的肚門和緊閉的陰戶,把陰唇分開,陰道口就只得一點點大小,看上去就連我的指頭都容納不下,我連忙湊上嘴巴伸出舌頭就往陰戶鑽去,我把舌頭拚命從緊閉的陰唇中間挺入。

「唔……唔……痛……不要……」小仙有點哭音。

我的舌頭尖端挺進寸許撩弄,只幾下子動作便嘗到自小仙陰道深處滲出的略帶鹹味的淫水,我想這也是這個女孩一生中首度流出的淫水吧,我舌頭突起的味蕾重重磨擦著小仙的陰道璧,使這個未經人道的小妮子反應突然激烈起來。

「啊……不要……啊……」小仙開始大聲呻吟著。

雖然小仙有淫水流出,但未發育的孩子就只有這麼一點點而已,絕不足夠潤滑我的大陰莖插入,我吐了把唾液在手上,把陽具滿滿塗上。

我把手從小仙腰際兜到小腹上,單手用手指分開小仙緊閉著的陰唇,另一隻手則拿著陽具,並把龜頭對準已被我分開少許的陰道口,藉著唾液的潤滑,我輕輕一挺,便把龜頭挺進大半。

「嗯……」小仙只是小聲叫著。

我放開拿著陽具的手,改用雙手緊緊抱著小仙腰際,腰間用力一挺,直把七寸長的陽具挺進一半。

「啊!好痛啊……好痛……嗚……」小仙初次被開苞,當然痛入心肺。

我可不理會了,龜頭推開嫩肉節節前進,被迫開的嫩肉又收縮回來包裹著陽具,棒身被又滑又緊的陰道強力套著,我把陽具抽出寸許,小陰唇跟著帶出,再使勁用力挺進,七寸長的大陽具就全部插進這個小學生的小小陰戶裡。

「哇……哇……」小仙痛得大聲哭叫。

我每插進一下,都伴隨著小仙的大聲哭叫,顯得有殘忍,但是要知道要干小孩子就得這樣開苞,要經過一段適應時間後小妮子才不會痛,才會覺得有快感。

龜頭頂在陰道盡頭的子宮口上,感到子宮口微微的搏動,我用龜頭前端重重抵著磨動,小仙的陰道裡面滿佈微微突起的顆粒,龜頭被磨擦著酸麻萬分,我興奮難擋,用手把小仙給綁在背後的雙手拉起,連帶小仙上半身也給拉得離開了地面,我拚命抽插,把小仙瘦弱的身軀撞得拋起來。我小腹拍打著小仙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響。

「哇……哇……哇……」小仙的哭叫從未停止,更越來越大聲,顯得可憐萬分。

我的快感隨著小仙的哭聲急速升高,小仙的陰道因痛楚而收縮,拚命的抵抗陽具的插入,龜頭像傘狀突起的菱邊強力的刮著幼嫩的陰道壁,直把嫩肉擦破似的,隨著陰道強烈的抽搐,龜頭一陣趐麻直透脊髓,一股精液強勁射出,隨著一陣陣的抽搐,我把精液盡情射入這個小丫頭的陰道深處,劇烈的高潮使我感到暈眩。

直至陽具的抽搐停下,再沒有精液射出,我仍捨不得把陽具抽出,繼續再在已裝滿精液的小小陰戶裡抽插,滿溢的精液自陽具與陰道結合處溢出,直到陽具漸漸軟化、退出。隨著陽具退出的是帶血的精液,都流到地上,我陽具的根部及陰毛都洩有點點血跡,看來小仙真的給我插得很痛。

我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褲子,就把小仙雙手鬆綁,留下仍封著眼睛的膠帶不去動,小仙仍然躺在地上飲泣,而我則立即離開。

想當然的,第二天小仙並沒有回校上課,我接聽了小仙父親的電話,說小仙有病,要替小仙請假幾天,心中也就舒一口氣,知道並未被揭發。

大部份女孩被強姦後都不會主動告訴別人的,就算是至親也不會告知,這使我再次姦淫小仙的機會大增,我開始想著如何再次淫辱小仙,口交、口內射精、手指挖穴、肛交……

而我並不會忙記嘉兒,這個小丫頭的傷口應該已痊癒,可以再接受插穴吧!

(3)

今天下課後經過課室門外,竟然看見嘉兒獨自一個人還在課室裡。已經是下午五時多了,所有學生都已走光,老師亦多已回家,四周靜悄悄的,我便走進課室裡。

「陳嘉兒,為什麼還不回家?」

「老師,我在溫習啊!」嘉兒頭也不抬。

我一走近嘉兒,不知她是有意或無意地用手把校裙裙腳拉高,露出雪白的大腿,我的目光立即被吸引過去。

我一直走到嘉兒面前,便發覺她領口的鈕扣竟然有二粒打開了,由於嘉兒坐著的關係,我由上向下望便清楚的看見衣領內的風光,小小嘉兒皮膚雪白,十二歲的女孩竟也有微小的乳溝,我極力靠近,發育中的乳房進入我視線內,我就這樣站著窺看那迷人風光。

「老師,這題目怎樣解啊?」嘉兒突然抬起頭看著我。

我連忙把目光移開,雖然我曾經強姦過嘉兒,但現在卻害怕被她發現我在偷窺。

我順著嘉兒指著的課題看去︰「嗯,這題是這樣這樣解釋……」

嘉兒聽了我的解說後又底下頭溫習,她這次俯下頭的角度更低,我看到的景像告訴我嘉兒沒有戴乳罩,大半個乳房都被我看進眼裡,我不禁把頭靠近嘉兒,希望看得更多。

漸漸我的頭都差不多碰到嘉兒的頭髮了,鼻中嗅到那少女的幽幽髮香。

就在此時,嘉兒把身子向前再俯低了一下,嗯,看到了!嘉兒那淺粉紅色的乳頭出現在我眼前,以發育中的女孩來說,嘉兒的乳暈不算小吧,像一個硬幣般大,整個乳暈微微突起,在中間再突出像米粒般的乳頭,可愛極了。我清楚的聽見自己嚥口水的聲音。

我慢慢走到嘉兒背後,把手試探的輕輕搭在她纖細的肩膊上︰「嘉兒,好好用功啊!」我一邊說一邊把手輕輕在她肩膊上來回的撫摸著。

「嗯……」嘉兒只是輕聲應過,似乎對我的的撫摸有任何不滿。

我變本加厲,撫摸的範圍慢慢擴大,手掌己伸到嘉兒胸部上方,我已可感覺到小女孩肌膚的彈力。

就在我想更進一步時,嘉兒忽然抬起頭看著我︰「老師,你的手做什麼?」

我連忙把手縮回。

「你是否想摸我這兒啊?如果你給我三百元的話,你就可以摸我這裡,好不好?」嘉兒把手按在乳房上怔怔的看著我。

「什麼?三百元?」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給我三百元就可以摸我這裡了。」嘉兒邊說還邊用手摸著那尚在發育的乳房,就像那些色情片中的女角一樣。

「放心吧!老師,我絕不會說出去的!」嘉兒眼裡透出誘惑的目光。

我看著她引誘我的樣子,褲襠裡的陽具都已硬得一跳一跳,把褲襠撐得像個小帳蓬。

「好吧,我給你!」我連忙掏出錢包拿了三百元給嘉兒。

嘉兒接過錢就往口袋塞去,我不等她把錢袋好就把手按在那幼齒乳房上,幼齒就是幼齒,乳房雖然不是很大,一隻手掌就覆蓋掉了,但彈力卻十足。

我站到嘉兒背後,一手從嘉兒腋下穿過包著乳房隔衣撫摸,另一隻手就去解嘉兒胸前的鈕扣。

我把嘉兒校服的鈕扣都解開後,露出兩個光潔無暇的小乳房,兩隻大手掌恣意撫弄著如絲般柔滑的皮膚,我用指頭輕輕捉著那像米粒大小的乳頭細意轉動,細小的乳頭竟然發硬起來,連顏色也變成深粉紅色。

「唔……」嘉兒整個身軀發軟靠在我的胸前,她的高度剛到我胸口,就像一個洋娃娃般柔弱,發硬的陽具頂在她背上的凹坑,我索性拉下褲子的拉煉,把陽具露出順著她背脊格著衣服磨擦,帶來陣陣快感。

我把嘉兒從後抱起,就把頭從她腋下伸過去吻她發紅的乳頭。

「不要……老師,不要吻啊,要吻就要加錢啊!」

「什麼?又是錢?」

「要吻我的話就要加多三百元啊。」嘉兒掙脫我的手,轉過身子用手掩著可愛的小乳房,我那豎直勃起的陽具就展露在嘉兒面前。

「老師好壞啊,你露出那兒想做什麼?」嘉兒看見我勃起的大陽具竟也不吃驚,還一副媚態笑著說。

「老師你再給我三百元,我絕不讓你吃虧。」

「好吧,加錢就加錢吧。」我立即從銀包中再拿出錢給嘉兒,我竟在課室裡和我的學生做性交易,這是十分危險的事,萬一被發覺,我定會給送進牢中。

我先坐在椅子上,再伸手把嘉兒摟在懷中,那樣我的嘴巴就可輕易的把嘉兒那可愛的乳暈含到嘴中舔弄,雙手就摸弄嘉兒那滑不溜手的背脊。

忽然,嘉兒伸出手把我那仍露在褲子外面的陽具握著,還開始上下地套弄起來,我驚訝小小女孩的手法竟是那樣的熟練,讓龜頭順著指掌間套動,充血的龜頭被柔滑的手掌磨擦紅得透紫,陽具被這十二歲的女童套弄著,快感龐罩著我整個下半身,我把臉貼向嘉兒嬌嫩的乳房,嗅著陣陣少女體香。

「唔……」嘉兒用她那稚嫩的聲音輕聲呻吟,聽在耳中愈覺得要命的性感。

嘉兒用手把我的頭抱著貼緊胸前,另一隻手卻加快速度套弄我的陽具,我的臉向著嘉兒提起手而露出的腋窩靠去,嗅著那微蘇的汗味,忍不住伸出舌頭就向腋窩舔去,鹹鹹的汗液帶著少女特有的幽香,忽然龜頭一陣趐麻傳來,隨著陣陣抽搐,白色的精液像箭一般激烈射出,都落到數尺外的地上去了。

射精時嘉兒的手用力握緊陽具,以致嘉兒在放鬆手後,殘留在尿道中的小量精液自馬眼中流出,都沾到嘉兒手上。

嘉兒放開握著陽具的手,稍稍欠身從書包中拿出紙巾把手上的精液擦去,再蹲下身子用紙巾把我仍然挺著的陽具細細清潔一番。

「老師射出很多啊!」嘉兒看著我媚笑著。若不是已經射精,慾念降低了,要不單是看嘉兒眼波流轉的媚態,我一定會狠狠幹她一番。

嘉兒把校服整理好後,再用紙巾把我射到地上的精液都清潔乾淨。

「老師,六百元是否物有所值?」

我看著嘉兒走出了課室才自椅子中站起來,這個就是我幾個月前強姦的女孩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