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性少女肉刑供品

一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姐姐,名字叫做香奈子。她比一聰明有智能,是個人見人誇的女孩子,在校成績一直是名列前茅,所以很順利的考上了帝大心理系。

由於香奈子長得相當甜美聰慧,所以一上大學便有好幾個男孩子展開攻勢,在這些男孩子中,最能使香奈子動心的,要算是她的學長紗和了,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不無道理的。

涼子也很喜歡香奈子,無時不用利機會接近她,兩人倒是相處的非常融恰。

一天晚上,香奈子和紗和約會太晚才回家,於是躡手躡腳的開著門進來。

香奈子輕輕的在樓梯上走著,她的腳步聲不斷地在響著,父母的寢室好像靜悄悄的,沒有聲音。父母現在該睡了,她看了看手錶,哇!都已經過十二點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她現在不知如何是好,因為當她要進去她的房間之前,一定要經過父母親的房間,到時候,一定會被父母親發覺的。

因為父母親不希望她那麼晚才回來,她的心裡非常的著急。

現在,她把燈打開了,寢室是相通的,但是,她卻不敢走進去,她在走廊下不斷地在考慮著,應該如何來應付這件事情呢?

假如,香奈子與班上要好的女同學談個不停忘了時間,那倒也無所謂,但是現在卻是半夜與她的男朋友在外面熱吻一個多小時,她根本沒有勇氣進去房子裡面。

雖然,當她被父母親看到時,她的父母親不會罵她,只是會嘮叨幾句,但是她卻不願意聽啊!

這時候,香奈子鼓起勇氣走進了屋子裡,並且還說了一聲︰「我回來了!」

這時,她聽到樓上繼母涼子發出來的聲音,香奈子仔細的聽,那並不是涼子普通叫聲啊!

涼子不斷的叫著︰「喲!唉喲!」

香奈子今年已經二十一歲了,她和男朋友紗和也搞過了好幾次,因此她也早有經驗了,她聽那聲音簡直就是作愛的聲音嘛!

這時,香奈子便知道,父母親正在搞那個玩意啊!原來哦!

現在,香奈子感覺到這段路好像很遠似的,走不完,要是她這一走過去,那將會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她的內心非常的慌。

香奈子一直聽到涼子的叫聲,她也不願意打擾父母的作愛時間。

她從窗裡偷偷的看了一下,她看到了裡面的燈光半暗的,什麼都看不見。

好像在麼精打架似的,床單也非常的亂,她只看到兩個黑影子在不斷地幹著。

還有那兩個黑影子中間有著涼子的黑頭髮,頭髮不斷在搖曳著,這時,涼子的頭,到底在那邊,香奈子完全分辨不出來,他們應該都是閉著眼睛,互相在喘氣著,兩個人什麼都沒有穿,全身都光裸裸的。

這時,後面突然有只黑黑的手抓住了奶子,哦?原來那是老爸的手,香奈子想多看幾眼,看著他們的姿勢。

香奈子看到他們是從後面搞,搞到前面來的,搞得非常的精采和刺激,修弓和涼子從後面一直的搞,搞得兩個人都汗流滿身,非常的辛苦。

香奈子看到此情形時,不禁感到得疲憊不堪了,不知為什麼,他們會搞得如此的辛苦,香奈子有點想不通。

這時,父親的身體不斷地在歪一邊,看來已經快承受不住了,但又似乎非常的神勇。

父親的腰不斷地在動著,使得涼子的白色肌膚都亮了起來。

修弓問起了涼子︰「嗯!涼子啊!你要洩了嗎?假如還沒有的話,那我要更用力的操你羅!你要保重啊!」

於是修弓便用力的幹起來了,幹得非常起勁,這下涼子便大叫了︰「哦!哦!

好爽!好爽!」

兩人玩到筋疲力竭時修弓才離開涼子,站了起來。

香奈子看到了涼子的裸體,嚇住了,本來她想大叫一聲,但又被自己給壓抑住,香奈子真的嚇壤了,這時,她的腳似乎已經軟軟的,不會動了。

接著,修弓走了幾步,便又問涼子︰「涼子啊!我待會還要讓你哇哇叫哦,我要讓你爽死哦!」

香奈子看到那修弓凸出的那根,那麼樣子的大又那麼樣子的粗,真是害怕極了。

她想,要是那根大肉棒插入我的洞穴裡去,不知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應,會不會把我的洞給撐破呢?就在香奈子在想著事情時,修弓的那隻大手臂又抓起涼子來干了。

他用他那厚而肥的手掌撫摸著涼子的乳房,接著三兩下子,又把涼子的身子撐起來,把自己的大肉棒插入了涼子的前洞裡去。

涼子叫了一聲︰「哎喲!」

修弓便又開始操起涼子了,這下子真的把涼子給操得哇哇叫,並且還叫個不停。

涼子這次的叫聲更是奇怪︰「哦!哦!不要!不要停!快、快!」

修弓的身體有股非常熱的熱氣湧了上來,他快受不了,於是他便把自己的身體躺下了。

但是香奈子的心裡還是蹦蹦的跳著,無意識的亂跳著。

本來,香奈子對她的父親有點憎惡感,因為修弓年輕時並未好好照顧家庭,成天花天酒地,應酬之多真是難以估計,當時香奈子是由外祖母撫養,直到十五歲才回來和父親修弓一起住,這樣的憎惡也就減至最低了,但是感覺上還是怪怪的。

當香奈子叫一聲︰「爸爸!」這個時候,她都會覺得得奇怪,就是會有另外一種反應。

從來沒有看過父親的裸體。

平常在家時,父親會穿著短褲和光著上半身,因此也只能看見父親的腿毛和胸部而已,這次居然看到他和涼子在搞起來,對香奈子而言,卻是一大震憾啊!太不可思議了。

哎呀!像他們這樣子,還真無聊,算了,我不要再想了。

香奈子的心裡在想︰「今天也被紗和搞過,下面陰唇部份也是濕濕的。」

算了!還是把這種事情給忘了!最好以後不要再想了,然而香奈子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卻睡不著,她便把眼睛給閉起來,這時她想通了。

唉!人家都是夫妻了,這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啊!這也是沒什麼啊!但是,儘管如此香奈子還是睡不著,她真的是無法安眠啊!

有一天,紗和又來找她了,但是卻她給拒絕了,她回答的非常快說︰「今天,涼子在家,沒有辦法出去啊!涼子在家裡呢,若是我被釘上了,恐怕以後的日子會難過呢!紗和,你知道嗎?」

於是紗和便回公司去上班了。

紗和和香奈子在同一家公司的營業部上班,二個月以來,紗和天天都非常的忙。

在進入公司的第三年,紗和更是忙得無法脫身,所以根本就沒辦法去約會。

紗和的表情非常的磊落,他比香奈子先入社一年,因此也就比較熟悉。

紗和大學畢業時,香奈子還是大一的學生,他們之間相差了四年。

然而,他們一直相愛著對方,但是,現在二個星期以來都沒有約會,對於他們而言,簡直就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晚上再打電話給你,你一定要待在家裡哦!」紗和對著香奈子說,兩個人也就依依不捨的分開了。

香奈子一家人吃完飯以後,又吃了李子,然而,修弓覺得很無聊,便在看電視。

香奈子就說︰「我泡一杯咖啡在這邊喝,爸爸你要不要喝?」

香奈子的心裡想︰「你們快上去二樓睡覺算啦!」

然而,修弓說︰「我不要!我不要!謝謝。」

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鈴響了…

「鈴…」

修弓接了電話說︰「要找香奈子啊!」

香奈子上二樓去接,聽到紗和說︰「我明天中午以前回來,我必須到伯母家濱松。」

接著就把電話給掛掉了,修弓那色瞇瞇的眼神令香奈子感到不安。

修弓跟著香奈子上了二樓,接著從香奈子後面,修弓抱起了香奈子,香奈子拚命的躲,但又躲不掉。

修弓說︰「我們是父女吧!這有什麼好怕的呢?你說是不是呢?」

修弓看著香奈子那輕盈而豐滿的身體,立刻對著香奈子微笑了起來。

修弓抱著香奈子,親親她的嘴唇,香奈子立刻大叫了起來︰「不要!不要!」

修弓又說︰「唉!你這樣子叫,又有誰會來呢?」

「來吧!可愛的小寶貝!」

「不要怕!不要怕!」

香奈子又跳了出去。

接著,修弓又用手把她拉回來,放在沙發上,開始強吻著香奈子。

香奈子的嘴唇受不了修弓的誘惑,自然就打開了,當修弓的手亂摸時,香奈子開始抵抗了,她一下子就把修弓給推開。

但是沒有幾分鐘的時間,香奈子又被修弓抱住了,他用強而有力的手臂挽住了香奈子的身體,使得香奈子無法再動彈。

接著,修弓便將香奈子的裙子給拉掉了,他的手不斷的撫摸著香奈子的下體。

香奈子感到有種被判死刑的滋味。

她心裡想︰「看來,今晚會毀在父親的手中,她完蛋了,她一切都完蛋了。」

就在香奈子不注意的時候,她的乳白色三角褲被修弓扯破了。

修弓以迅速的方式,用整隻手掌按住了香奈子的核心地帶,輕輕的用手指挖了一下。

修弓說︰「來,我來教你作愛的方式,只要你不告訴涼子,她是不會知道的。

這個色狼修弓迅速的又將香奈子的上衣給脫光了,這時,香奈子便是全裸的顯現在修弓的眼前,修弓的強棒早已經硬起來了。

修弓將自己的褲子脫掉,他那根強棒立刻昂首無比,香奈子看了,都快嚇死了。

修弓說︰「小可愛,你的身體真的好可愛哦!真是太美啦!讓我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修弓開始吮著香奈子的乳頭,吸得香奈子覺得非常的痛苦,香奈子似乎又想逃走的樣子。

但是乳頭被修弓吸吮著,想逃都沒有辦法呢!修弓的行動,非常的粗暴,簡直就像一隻野獸一樣,真的是夠狼狽。

現在,香奈子已經沒有力氣好抵抗了,她任憑修弓的撫摸,她已無力掙扎了。

修弓將自己的手指不斷地在挖香奈子的花心,使得香奈子的愛液流出許多。

接著,修弓提起他的強棒,興奮的插入香奈子的洞穴,但是,修弓的雞巴實在太大支了,無法插進去,修弓將香奈子的腰部提高對準了洞穴,一口氣用力的插,好不容易插進去了。

香奈子叫了一聲︰「唉喲!好痛!」

香奈子好像無法承受修弓的強棒,感覺上,她的整個身體似被分開似的。

香奈子掉下了眼淚,哭了出來。

修弓知道,香奈子為什麼哭。

有天傍晚,香奈子和男朋友紗和在東京街上的小旅館裡見面,他們倆個已經有兩星期沒見面了,他們彼此摸來摸去。

很快,他們就搞起來了,香奈子發出微微的呻吟聲,好像並不滿足似的樣子。

香奈子說︰「我今晚不打算回去,我們可以好好的玩個痛快!」

紗和便說︰「那麼怎行呢?我明日還要上班呢!我不能因為談戀愛,而把工作給放棄吧!何況!你要怎麼跟你家人說呢?」

香奈子回答︰「我只要跟父母親說,我在朋友家即可,這是不成問題啊!」

紗和點根煙,抽了一口,長長的吐了出來,看來好似心事重重的樣子。

紗和說︰「你必須要回家,我也必須回家,假若你在外面被別人玩掉,看來,我會很傷心的,你知道嗎?你一定要回家。」

說到這裡,香奈子把整個人都依偎著紗和,好像一個小女孩似的,處處需要他人的保護似的,她那可愛的樣子,很討人喜歡。

紗和親著她的臉,到處的親她,她像只小綿羊似的,紗和親著,紗和看到她的陰唇,小小的甚是漂亮,便用手指把它給翻開。

紗和叫了一聲︰「哇!好漂亮啊!」

接著紗和便用舌頭去舔她的兩片薄肉,非常的細嫩,感覺很棒,紗和將她的全身舔過之後,他說︰「香奈子,你該回去了,你不能再待在這裡,走,我送你回去。」

香奈子穿好衣服,隨著寂靜的夜晚,被紗和載著回家了。

這一天晚上,香奈子不想出去,於是留在家裡看小說,整個晚上都不想睡覺。

忽然,她的門被打開了,她嚇了一跳,怎麼會這樣子呢?

漸漸地,涼子出現了。

香奈子說︰「涼子,有什麼事嗎?」

涼子一副淫蕩的表情,香奈子一看便知不對勁。

香奈子說︰「待會會被父親發現的。」

涼子回答說︰「你爸剛剛吃了藥,他是暫時不會起來的,他已躺在床上覺睡了。」

香奈子又說︰「你不要進來!你千萬不要進來!否則我要叫了哦!」

涼子接著說︰「我們是母女,你忘了嗎?這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涼子不懷好心,她想要對香奈子施以暴力了,真是無惡不作。

涼子將自己的睡袍脫下,全身都是裸著的,她漸漸的向香奈子靠近。

看來,涼子是非要將香奈子玩到不放的,香奈子非常的害怕。

然而,香奈子想叫,卻又叫不出聲音來,她感到無比的無助。

涼子看到香奈子有逃走似的舉動,便又說了些好聽的話語︰「這樣子好了,我來教你一些新的招式,包你受用無窮。」又說︰「這個方法乃是女人如何達到高潮,如何達到上天堂的快樂感覺!」

涼子說了這些話,果然有效,現在,涼子已經擁抱著香奈子。

說也奇怪,涼子實在太可怕了,居然趁修弓在睡覺時跑了下來,她似乎不管任何事情的,看來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涼子又不怕修弓會突然的下樓,她又不考慮香奈子到底會不會叫出聲音,她實在是太奇怪了,居然那麼樣子的放肆。

涼子不加思索的將自己的手指插入了香奈子的前洞,她這次並沒有完全的插入。

於是她將香奈的雙腿架到自己的肩膀,然後慢慢地移動了方位。

直到她的整根指頭完全的插入香奈子的前洞為止,她是不斷的移動方位。

這時候,香奈子感到,當她與修弓作愛時,並沒有像這樣子的快感,她也甚感奇怪?

香奈子心裡想︰「這一定是跟經驗有關,涼子的經驗一定比較充分,否則她怎會讓我有如此的快感呢?」

喉嚨感到非常的渴,她想找到一些喝的東西來喝。

但是,她現在完全受全受涼子的控制,她那能來去自如啊!涼子看到香奈子都沒有叫聲,於是涼子便全力的撫摸香奈子的下體。

因為,涼子要弄到香奈子哇哇叫,她才會有榮譽心和榮譽感。

涼子不斷的將自己的指頭前後伸縮,她很不耐煩的扭著,但是,她又不得不扭,經過涼子不斷的推動,香奈子終於叫了好幾聲,並且叫得非常的激烈。

「好棒!好棒!太刺激了。」

這時候,香奈子叫得非常的累,看來,好似整個人都變了似的,那個涼子依然不斷地在前後推動著手指及撫摸香奈子全身。

這時候,剛才吃藥的修弓,現在起來了,他因為吃了藥,晚上他想起來喝個東西,然而,香奈子似乎沒有看到父親。

涼子也依然在玩弄著香奈子,她實在是個不幸福的女孩子。